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灼烧(名字瞎起的,渣文笔,依旧天天高中生设定,这次私心多一点韩黄还有伞黄也许还有魏黄?)

我想看天天裸|体!
作业也没写完就在刷all黄。
带一点年少时冲动和倔强,又有点天真可爱的天天。
之前没写天天换裤子,这次我终于可以脑补天天的腿了!

————————————————————

黄少天他们学校刚考完试,正值六月底,热得很。刺眼的大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晒得让人怀疑它是不是下一秒就要贴上地球了,阳光在油亮宽大的叶子上反射出光,仿佛下一秒就要灼烧起来。

好不容易期盼一下已经过期多时的春游,结果黑心学校还把他们送到这么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重温了一把军训的感觉。

  “站稳了!那个第一排第三个,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黄少天忍不住擦汗的动作被发现,下一秒就看到那个很凶的教官大步朝他走过来,不禁身体抖了一抖。

他低着头,就看到面前一双军靴,视线慢慢顺着往上,就对上了韩文清那张眉头紧锁的脸。

那张脸藏在绿色的军帽底下,帽沿压得低低地,却能看得出他英挺的,颇有男子气概的浓眉,还有那一双如同鹰一样锐利的眼——正在紧紧地盯住他。

本来应该是很严肃的时刻,但黄少天看着他头上带绿的军帽,莫名其妙地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和王杰希他们打游戏的时候,王杰希选的那套新装备里格外亮丽的绿帽子。

想到昨天晚上王杰希看到那顶帽子的时候两眼都睁得一样大了,黄少天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

那个韩教官显然是误会了什么,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慢慢收起了笑容,内心暗道不好。

“黄少天,出列!”黄少天听到自己名字,反射性地又是一抖,下意识从队伍里站了出来,他不知8道这个韩教官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去陆地项目训练场跑五圈!现在!”韩文清在黄少天耳边吹了声哨,差点把他耳朵震聋了。

训练场?五圈?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一望无际的场地,黄少天真就想那么眼前一黑晕过去。他天天坐着打游戏不运动,平时跑个一千米都要了命了,那训练场一圈都不止八百米……黄少天也有气,不就是笑了一下吗,我笑得是王杰希,又没笑你,凭什么就让我跑这么多米 。

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摆明了要和韩文清杠上。

“六圈!……七圈!”韩文清也没耐心跟他耗了,抓了他手臂就要把他拽走,回头问。

“谁是班长?”

喻文州站出来,担忧地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冲他摇摇头,让他不要求情。

“继续带他们训练!没到时间不要停!”韩文清拽过黄少天的肩膀就要把他拖走,黄少天明知道打不过他,还是不服气,腿和拳头同时出击,想着怎么着也得让他挨一下。

韩文清一下子就捏住他手腕,在他侧腿上轻轻一踢,黄少天就站不稳坐地上了,水泥地上很烫,黄少天感觉比灼烧过的大理石台面还要烫,他屁股说不定都烫红了。

更何况,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三下两下就制服了,黄少天觉得脸上也烧起来。

韩文清抓着他的手臂,把他从地上提起来,那条胳膊上有着明显的肌肉线条,小麦色的皮肤和黄少天这个常年不晒太阳一身奶白色皮肤的人比起来,瞬间又黝黑了不少。等他松手的时候,黄少天手臂和手腕上多了几道显眼的红痕,看上去有点惨烈。

同学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害怕火上浇油。

韩文清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没用多大劲啊。

黄少天喘着气站在那儿,表面上听话地跟他走了,实际上已经用一长串他学过的所有词汇来骂他了。一想到他要跑那么远,就忍不住悲从中来。

我靠靠靠靠靠靠看看小心眼又暴力的不得了,凶成这样他敢打赌一定注孤身!

心里这么想,嘴上还忍不住跟人家讲话讲个不停。又是什么我容易低血糖啊从小身体不好啊平时跑步都请假之类的,一边走路一边说,说话有点费劲,再加上他南方口音,讲话尾音有点拖长了的,总让人觉得是撒娇,韩文清很看不上他这样儿,虽然心里面有点动摇,但一路都抿紧了嘴,不和他说话。

黄少天就有点委屈,什么嘛这么铁面无私,平时我犯了错魏老大从来不罚我的,跟他求几句情就OK了,今天就笑了下就跑这么远,太不近人情了!

韩文清往那儿一站,下巴扬了扬,示意他可以开始跑了。黄少天不轻易地站起来,慢腾腾地埋头往前小跑。

第一圈下来,他还有往韩文清那方向不断张望,在心里把那个站着军姿一动不动的人吐槽一遍又一遍。

又跑了个大半圈,他路线都跑不直了。就看见草坪上一片片绿的色块,韩文清站在哪儿他都分不清了。黄少天不想停下来跟那个韩教官求情了,带着一点赌气,一点倔强,他没有停,尽管这已经是他极限了。

他速度一点点慢下来,他感觉到阳光在灼烧着他的眼睛,汗水顺着额头流到眼睛里,像在流泪,酸涩痛楚,世界都在转,他站不稳,眼前一黑,一下子倒下来。

韩文清一直看着他,看他脚步凌乱,呼吸节奏也乱了,一边心想着他不会体力这么差吧,一边慢慢跟着他一起跑,防止他出什么事。看到黄少天倒下来,赶紧扶住他,看了看他的瞳孔,听了一下他的心跳和呼吸,应该是中暑,沉声问他。

“能自己走吗?”

黄少天没说话,脸苍白的吓人,胸膛一起一伏地喘息,他想把这几圈跑完,也不想让这个韩教官扶他,可惜爬不起来了,只能小声哼哼两声,猫爪子挠似的。

韩文清把他抱起来,想想他们这个年级男孩子的自尊心,又改为背。黄少天趴在他肩上意识迷迷糊糊,感觉他后背也烫得很,烫到要把他灼烧起来了。

一个半大的小子,背起来还是有点吃力,韩文清背着他倒没打晃,一步一步往宿舍楼走,黄少天穿着训练服的短裤,那两条又白又直的长腿就盘在他腰上,摸一手白腻又软乎的皮肉,他手上和黄少天腿上都有汗,一触上像粘在了一起似的。随着韩文清走路的动作,眼前就看见黄少天两条白花花的手臂在太阳底下白的反光,骨节分明的手一晃一晃的,穿着鞋子的脚也晃悠着,就在他大腿两侧来回蹭。

很微妙的感觉,平时他背那些受伤的战友也没这样的感觉,这次倒像背着个定时炸弹一样小心。

总算背到宿舍楼,韩文清进去,发现黄少天的床是在上铺,没办法,就把他放到下铺一个叫苏沐秋的床上。

等黄少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韩文清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一碗绿豆汤,一勺一勺灌给他喝。

“醒了?”韩文清把碗一放,朝他伸手。

黄少天以为他要打他,吓得往后缩,彭地一声撞上铁栏杆,又晕了一会儿。

韩文清碰了碰他额头,发现汗已经干的差不多了,看他捂着头一脸虚弱的样子,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体能太差!缺乏锻炼!都像你这样将来怎么保家卫国?”

黄少天瞪着他,眼里是属于年轻人的傲气和倔强,韩文清看到这双眼睛,心又有那么点软了。他把乘着绿豆汤的碗往黄少天手里一塞,皱着眉留下一句“今天训练暂停,明天继续”,就走了,走到门口,又补了一句。

“好好休息。”

凶神恶煞的像个冷面将军一样,话都不肯好好说,好像谁都欠他钱一样,这种人最让人生气了。

但黄少天又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小帅,他小时候想象中自己当兵的情形,好像就是韩文清这么个样子。明天一定要把那几圈跑完,给他看看。他端起碗喝了一大口,绿豆汤里加了糖,是甜的。

正喝着呢,魏琛从门口冲进来了。脖子上还挂着相机呢,一进来就抓住他左看右看,就差叫辆救护车给他拉医院做检查了。黄少天一口绿豆汤差点没给他吓吐了。

“少天没事吧?头还晕吗?”检查完发现没事以后,又在他肩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掌。

“你小子,吓死我了,跑个步还能晕倒,不舒服不知道说啊!”魏琛坐他边上,用手机给他拍了一张。

“嘿嘿,病号黄少天同学,一会儿发家长群里给他们看看。”

“靠靠靠靠靠靠什么鬼!魏老大你快给我删掉!”黄少天把汤碗一放,爬起来就去抢手机,魏琛踮着脚把手机高举着,趁黄少天跳起来够的时候又换个手,笑得特别欠揍。黄少天恨得牙痒痒,愤愤地踩他一脚。

虽然魏琛是班主任,不过没什么老师架子,平常还和他们一起打游戏,扬言说打赢了他就可以免一天数学作业,结果学生一个个都练上来了,吓得他再也不敢提这事儿。他又格外喜欢黄少天这个学生,经常忍不住约他一起打游戏并且默许他不写数学作业结果数学成绩掉下来又不得不好几周都不打游戏给黄少天补课。

黄少天和他很亲,喊他老大,还发誓以后考师范大学回来和魏琛一起教书结果转头就把这茬给忘了。

魏琛还给他带了饭,非要看着他吃下去,跟他妈妈一样的。黄少天吃了几口觉得他实在是太闲了忍不住赶他。

“快走快走,我们班还在楼下呢,你也不去看看?多拍点照片也是好的啊别在这因为我一人耽误了你也要吃饭的对不对啊快去吧去吧,魏老大就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魏琛下楼去了,这里又没电脑打不了荣耀,黄少天吃完饭只能打开手机刷刷微博QQ什么的。

结果就看到叶修发了个荣耀的截图气他。

「训练怎么样啊?」配一个叼烟的表情。

叶修和楼冠宁他们交了个假条,学校居然就批准他们请假了,差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

黄少天打了一长串的“靠”,最后比了个中指,不想跟这个临时逃脱的家伙说话。

「这个点儿有时间回我啊,该不会……你偷溜出来了?」

「出来你妹啊!我不跟你说了,有事,再见!」

他把手机一放,任凭那边叶修怎么撩他都不回复,要是叶修知道了他跑步还晕倒,肯定会笑死他的。

他坐了一会儿觉得没事,想下楼找他们,结果人都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只能又转回宿舍楼,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一醒来,天都黑了。他连大家回来午睡的时候都不知道!黄少天赶紧把充电器拔了往楼下跑,果然,在进行饭前训话,他猫到队尾站好,喻文州看他来了,问前面女生借了个小电风扇给他吹。

黄少天一看那粉红兔子的造型,不肯拿在手上,喻文州给他举着吹了一会,问他。

“怎么样,好点了吗?”

“没事了,就是有点中暑,好了好了班长,把电风扇给人家还回去吧,我不热。”

喻文州把电风扇递给那个高个子姑娘,说了声谢谢,黄少天也喊了声“谢谢啊!”对她眨了眨眼睛,那高个子姑娘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眼睛时不时地偷瞄黄少天。

喻文州拍拍他。

“教官在看这边。”

黄少天赶紧站直了目不斜视仿佛什么也没干。

韩文清朝那里看了一眼,黄少天一脸无辜地对上他的视线,倒是离他最近的郑轩吓得抖了抖。

吃完饭,开完篝火晚会,大家都累到不想洗澡,反正大家都是男生,也没人嫌。

魏琛安排他们回去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男生都别往女生宿舍那跑啊,被抓到了都要被拎到操场上裸奔的。”

大家都笑了,听他说一声解散都往宿舍楼里奔。

就听魏琛还在后面吼了一句。

“晚上冷,又开空调,注意睡觉多穿点!”

黄少天回到宿舍看到苏沐秋的床有点乱,连忙不好意思的道歉。

苏沐秋倒没在意,还分给黄少天一个冰凉贴明天用,又给宿舍每个人都发了一个。

黄少天感谢的不行,又实在想不通叶修怎么会有这么正直又善良又温柔的朋友。

他往上铺爬的时候听到床在咯吱咯吱响,不禁嘟哝了一句。

“也不知道这床结实不结实。”

苏沐秋听到以后从下铺探个头出来,插了一句。

“怎么,床不结实吗?要小心一点啊,之前学校经常发生过从上铺摔下来这种事。”

“就是就是,之前还有个新闻说床塌了把下铺砸成重伤,自己也被突出来的铁栏杆划伤了。”苏沐秋他们班也有一个男生听到他们的谈论,进来搭话。

黄少天一听,赶紧从上铺下来,太危险了。

而且晚上又冷,一床被子也不够盖。

苏沐秋抱着被子问他。

“少天同学,今天晚上温度会很低,我比较怕冷,要不我们一起睡吧。”

“好啊好啊!”黄少天最近和苏沐秋混熟了,一听这个提议举双手赞成,爬上梯子就要把被子和枕头拿下来,两个人睡还能抱团取暖。

苏沐秋看着他恐龙睡衣的尾巴一颤一颤的,忍不住想笑。

这时候班级群里正发着女生宿舍各种萌系睡衣的图片,叫嚣着要和男生宿舍比比。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在了穿着恐龙睡衣的黄少天身上。

喻文州走到郑轩所在的那个角度拍了一张,匿名发到班级群里,躺下睡了。

班群炸锅了,全班全部的三个个女生都捂脸叫着无敌可爱,拿给同一宿舍的其他班女同学炫耀,又纷纷刷了一波少天三连的表情包。

男生们酸的不行,全班唯三的女生都是黄少天的迷妹,还能不能行啦!

关了灯,黄少天在被子里躺下,蒙着头玩小游戏练手速,苏沐秋躺在他旁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摆弄什么。

智能锁发出轻微的一声电子音,一道光照进来,韩文清举着手电筒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惨白的光把他的脸衬托的更加凶!

玩手机的众人吓得纷纷把手机往枕头下面塞。

“半夜不睡觉玩手机,是想明天早上训练都迟到吗!都把手机交出来!”

我的妈!太恐怖了!没经历过韩文清恐怖气场的别班同学乖乖上交手机,苏沐秋和黄少天也交了。

韩文清一扫上铺,黄少天床上没人。

“床上那孩子呢!去哪儿了?”

黄少天从被窝里钻出来。

“报告教官,我怕冷,所以跟同学挤一挤,多盖一床被子,不然明天感冒了会影响训练。”

“身体素质太差!一晚上冻不死人,回去睡觉!”

黄少天乖乖爬回去,门一关,他又爬下来钻回被窝。

交了手机,没什么可玩的,黄少天又睡了一会儿,想翻个身,身体一僵。他的脚蹭到了苏沐秋的小腿。苏沐秋仰躺着,并未醒来。

温热的躯体躺在他身边,他还和苏沐秋一起盖了两床被子,动一下都有冷空气灌进去,黄少天不敢动了。

木板床的褥子很薄,硌得腰疼,但黄少天每次翻身都会碰到苏沐秋,黄少天每换一个姿势总觉得侧躺在另一边舒服,翻来覆去几次,苏沐秋呢喃了一句什么,黄少天不敢动了。

苏沐秋翻了个身,居然和黄少天脸对脸了!呼吸就轻轻打在他脸上,特别痒,又过于暧昧。黄少天仰着头要避开,好嘛,又吹他脖子了没办法,他只能一点一点挪动着,总算翻了个身,胡乱睡了。

早上起来,浑身上下哪儿都疼——睡木板床睡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和苏沐秋睡一张床太挤了。

喻文州起来的早,看他们俩躺一张床上,愣了下。

“昨晚你们一起睡的?”

“对啊,后半夜确实有点冷,还好盖了两床被子。文州你冷不冷啊?”

黄少天翻了个身坐起来,脱了睡衣换上训练服,苏沐秋坐在床沿穿鞋,给他让了点地方。

“有一点……两个人睡,不挤吗?”喻文州把他放在上铺的外套拿下来递给他。

“我倒觉得还好,不过怕黄少天同学觉得有点挤。”苏沐秋眼睛一弯,笑得很是温柔。

“还好还好,主要是能跟校草睡在一起简直是赚到了,说出去我要被妹子们打的吧!”黄少天拍拍苏沐秋的肩,带点揶揄的语气说着,又无不羡慕。苏沐秋比他们都大两届,因为生了场病在家调养了好久才来上学。苏沐秋长的很好看,据说在当年被评为校草,不过这一届出了个周泽楷,倒不好评判了。一个有型话少自带萌点,一个温柔成熟成绩优异,你选哪个……当然是两个都到碗里来啊!

至于叶修那个家伙,他弟弟叶秋都高考完毕业了他还没毕业,训练了两年斩头露角,他爸非逼着他把高中念完。关键是这货居然也是班草!让黄少天非常不服气。

——————————未完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