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黄少天和雷狮都是我的!




all黄,只要是少天的cp我都爱!
比较偏安雷的小萌新啦……
•偶尔雷安
只会无脑甜。

不爱生气但是请不要一上来就怼我。
喜欢犬系男孩子。
猫系也爱~

好困……zzzzz……

【all黄】坏学生(第一铲土)(写的有点烂啊……)

●文笔不好,学着写着又ooc了怎么办QAQ
还是想看有一点小坏坏的天天(叛逆不太好,不要跟着学哦~)
●为了剧情改了很多,包括年龄什么的
●哎呀这手我怎么就管不住不让他开坑呢!
—————————————————————————
“小天儿,今天晚自习去不去?”晚饭的时候叶修猛地拉开窗户,趴在窗框边问他。

黄少天忙着抄作业,瞪他一眼。

“靠靠靠靠靠靠别叫我小天!谁跟你熟似的,还有啊,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生怕主任听不到啊上次怎么被抓的你忘了?还不是你口没遮拦的让那个秃头主任听了去,还嫌在红旗下读检讨不丢人啊,你那篇还是我帮你写的呢要不是我……”

“得,我就说我那篇怎么又臭又长的,原来是你亲自上阵的……”叶修看他恼羞成怒地要关窗,忙一把撑住窗户边儿,讨好地说道:“别闹了啊,哥错了成不?就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黄少天抄完最后一解,盖上笔盖,终于长嘘一口气。

“去,怎么不去。这回要找什么理由啊?说好了啊,上回是我肚子疼,这回轮到你了,去你们班老师那儿装的像点。”

“哎呀还找什么理由啊,麻溜的,趁着天没黑老师还没来赶紧跑路啊!”叶修一把抓过他刚抄好的的作业,转身就跑,“另外这个借我带回去啊,明天还你。待会儿老地方见,别忘了!”

“靠!老叶你这人!你等着!看我一会儿爬墙的时候不把你踹下去!”黄少天没成想今日让他得手了,脑袋伸出窗外冲着走廊外狂奔的背影骂了一声。

匆匆带了钱包和公交卡,黄少天就往教室外奔。

赶到围墙那儿的时候,叶修已经坐在墙头在那儿等着了,嘴里还叼着根烟,问他:“要来一根吗?”

黄少天拒绝了。

“你牛啊老叶,在学校里就抽上了,咳咳,还是少抽点,就你这瘾,十个肺也不够你糟蹋的……快点快点,给我腾个地,我要上来了啊!”黄少天一边说个不停,一个助跑,跃上了那堵不算高的矮墙。

“哎呦,练了几天身手见长嘛。”叶修调侃他。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再见了啊,这破学校。”黄少天得意地露出虎牙一笑,冲着空中来了个飞吻。

“等等。少天,你们这是要去哪儿?”不想昏暗的角落处突然走出个人,黄少天吓得差点没掉下去。

那人慢慢走过来,赫然是喻文州,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这时候嘴角还噙着一丝微笑仰头看着他,黄少天怀疑是不是天色太昏暗他老眼昏花看错了。

喻文州是他的班主任,此时一步步走近,黄少天僵在那里和他对上,一时心虚地忘了动作。

平时他坏事也干了不少,怎么今天心里感觉怪怪的。

“傻呀,还愣着干嘛,跑啊!”叶修一拍他脑袋,跳下墙就跑。

黄少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慌里慌张地就往下跳,落地时还把脚给崴了,蹲在地上咒骂一声,忍痛站起来跑了几步。

他打量着喻文州看上去体弱纤细,应该不是个会爬墙的主,心里稍稍放心了些,却在下一秒眼见着喻文州那个看上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老师一把摘了眼镜跃了过来!

靠!

黄少天被他追到手,躺倒在地上捂着脚踝叫痛,喻文州拧着眉替他看了看,不是太严重,又看了看人早跑得没影的街道,把黄少天从地上扶起来。

“回学校吧。”

黄少天怕他说自己,一路上就夸张地叫唤着。

“诶诶诶,老师您轻点啊,疼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了要不把我送回家今天就这样吧待会儿放学回去还麻烦……”

喻文州轻拍他一下。

“别闹,你如果听我的话,我就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黄少天立刻乖乖闭嘴了,过了一会儿到办公室门口,又不放心地小声问道:

“说话算数吧?你可是老师啊,老师一般都是说话算话的你说对吧还有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叶修会在那儿的……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看到喻文州的笑,黄少天识时务地闭了嘴,心里却还有点委屈。

都嫌他话多。

因为医务室老师下班了,喻文州只能从柜子里拿出自备的药品来给他上药。班上男生多,一个不注意就会出现意外,所以他备了不少药。

黄少天乖乖脱下鞋,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脚伸到喻文州面前,看着他细心地给自己揉脚,一时间有些感动,忘了自己之前都是怎么和叶修吐槽他的,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喻老师,你人真好,比我爸对我都好。”

喻文州动作一顿,随即温声说道:“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不要天天去找隔壁班的叶修了,昨天如果不是风纪委员告诉我说发现了你们逃课的地点,你们今天还不知道在外面怎么样呢。”

“靠靠靠靠靠靠原来是王杰希说出去的!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怪不得这几天一直偷偷盯着我……哼……”当着喻文州的面他不敢说什么,背地里却把王杰希喷了个狗血淋头。

坐在教室里复习的王杰希连连打起了喷嚏,一猜就知道肯定是黄少天又在骂他,也不知他被捉回来没有。

喻文州给他上完了药,放下他办公室的一张折叠床椅,安排他躺在上面。

“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班上看看,有事打我电话。我知道你有手机的。水在你手边,门我给你带上,下课了我送你回去,先睡一觉吧。”

“知道了知道了,喻老师你放心,我就在这里安静待着,绝对不动的!”黄少天绝口不提今晚家庭作业的事,催促喻文州快走。

喻文州走远了,他崴了脚算半个病号,此时哪儿也不能去,手机电量不多了也得省着用,又没个人陪他说说话的,思来想去,黄少天还是决定睡觉算了。

不料,这一睡,就做起梦来了。

(未完待续……)

【all黄】冷到南极圈的cp

QAQlofter更新一下之前写的全没了!
只能更点沙雕段子凑数。
【魏黄】
魏琛不让黄少天看闲书,怕他影响休息和训练,黄少天就买来偷偷看。

他有更高明的手段,把《全职老婆》这本书外面套上《海洋生物进化论》的外皮,藏在休息室的书架上——因为魏琛根本不会看这种一看就很枯燥的书。

藏了好久,魏琛一直都没发现,后来终于发现了。

有一天,有新的训练生来,魏琛坐在那儿,觉得为了显示自己的品味和修养(其实一样都没有),必须要就看点什么装那啥的书装装样子。

于是他精挑细选了一本《海洋生物进化论》,准备发呆。

才看了第一页,魏琛暴跳如雷。

“黄少天你小子给我过来!”

黄少天被拎着耳朵教训,那本书自然也是没收,不过据透露魏琛自己把那本书看了好几遍。

品味这种东西,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在魏琛身上了。

他最有品味的时候,大概就是看上了黄少天。

【江黄】
黄少天应该和江波涛说话还挺多的,至少比和周泽楷多。

蓝雨碰上轮回,基本上都是江波涛和黄少天在聊,更准确一点,是黄少天叽里呱啦一通说,江波涛时不时回应一下,一人顶俩。

黄少天还编了不少类似于“江波涛泪洒游泳池”的段子,每次都要调侃一番。

江波涛只能无奈地笑笑,喊黄少天的声音莫名的苏,弄得黄少天到最后都不好意思再说了。

黄少天看见轮回,总是下意识地找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他说什么话都不憋着,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江波涛和他说话也不必猜测他的意思。

一句话就是,话唠自带翻译机。
                                                   (未完待续)





【张黄】变数(私设还挺多的,世邀赛背景)

●太困了,到最后越写越ooc,以后抽空改,先发出来混更,还没写完,有点长。
●平常晚上十点放学,所以写完作业已经凌晨了,改为两周更一次,评论也不能及时回复,望谅解。
————————————————————————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听别人谣传他有强迫症。

一开始还只是摆放杂乱的碗碟,然后是放歪的键盘和鼠标,最后甚至是专门挑着切得不对称的水果摆在他面前。

终于有一天,在黄少天穿着扣错了扣子的衣服在他面前不死心地晃来晃去的时候,张新杰开口叫住了他。

黄少天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朝他走来。

张新杰伸手,解开他的扣子,一粒一粒地给他扣好。

“我不是强迫症,别再这样了。”

黄少天显然不信,一直念叨着什么,也没让他听清。

“这里,都露出来了。”张新杰伸手,点了点他露出来的锁骨和一段细白的腰。不料,黄少天恰在此时动了动,张新杰的手指便直接触上了那一片温热的肌肤,浅浅地滑过。

还没等张新杰说声抱歉,面前这个开朗直率的队友脸却一下子红起来,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往后几乎要跳起来,慌慌张张地从厕所的洗手池前逃跑了。

独留下张新杰站在镜子前,盯着刚刚无意间摸到了黄少天腰上的那只手,有点愣怔。

后来一直到晚上,黄少天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那些小动作倒是不做了,就是一直躲躲闪闪地看他,当他察觉到回望过去的时候,他又立刻和其他人说说笑笑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

连其他人都发现了。

叶神逗他:“少天儿今晚有心事啊,这是看上哪个美人儿了?”说罢,意有所指地看他一眼。

张新杰盯着电脑屏幕,假装没听见。

黄少天那边立刻就跳起来,追着叶修要打。

“你大爷!真是说瞎话不打草稿你才看上哪家无辜的小姑娘了呢,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下限啊,滚滚滚滚!”黄少天气得不行,恨不得能把他那张嘴给堵上。

好不容易才让喻文州拉回来,又加上方锐在旁边煽风点火和叶修一唱一和,这一整晚都热闹的像是个群口相声,黄少天的声音就没停过。

张新杰明知道那几乎都是废话,还是忍不住分了点注意力在那边,挺他讲了些什么。

这有点不像他,他在心里告诫自己。

衣服不长,黄少天和叶修他们哄闹的时候露出一点腰来,喻文州帮他往下拉,手指也不经意间碰过他的腰,黄少天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吵吵嚷嚷的。

张新杰注意到了这一点,突然就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他不可以?

晚上他没有睡着,给自己半个小时来思考这件事——他生活很严谨,也很有规划,在十一点半睡觉已经是极限,黄少天让他的时间表里出现了一个变数。

他承认和黄少天不如喻队和叶修那么熟悉,但也自认为和黄少天相处除了当年的比赛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就算他当时不知怎么的有些冒犯,按照黄少天的性格一定会咋咋呼呼地和他抱怨,没道理是那副样子。

思来想去,张新杰也只能将之定义为恶作剧被他发现的不好意思,虽然羞愧这种情绪基本放到上在黄少天身上有那么一些违和,他也想不出更贴切的理由来了。

暗恋他这种说法更是天方夜谭。

早上晨练完去用餐的路上,张新杰还在担心黄少天和他碰面是否会有一丝尴尬。

后来发现,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吃到一半,黄少天揉着眼睛,和喻文州一起进来了,声音里还带着点儿未散的困意,眼睛一转,一下子就看到他了。

“张新杰你起这么早!你该不会是五点就起来吧,原来你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作息规律啊!”那么看了传说中他有强迫症的事也一定是真的了。黄少天看着他一口粥一口包子,还把鸡蛋对半切开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张新杰没有回答,食不言寝不语,黄少天没得到回应自然回去骚扰别人。

可是经历过昨天的事以后,黄少天好像一下子就和他自来熟起来,端着早饭站在他面前笑嘻嘻地问他。

“找了半天没找到两人桌,占着四人桌让人家四个人的也不好坐,所以我和队长能不能坐你这桌啊?”

张新杰无所谓,点点头。

黄少天和喻文州坐他对面,黄少天连吃饭也不肯好好吃,吃一口说三句都不止,还要拉着别人聊上天才罢休。

张新杰吃饭不说话,黄少天也不恼,就说了句等你吃完再聊啊,然后果断抛下他,和喻文州东扯西扯一大堆话,有时候快的都听不清。

喻文州显然是习惯了这种场面,侧着头带点无奈地微笑着听。其实黄少天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应他,好像谁都行,谁都能成为他倾诉的对象,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上。

张新杰看着,渐渐也就忘了他吃饭要嚼多少下,先吃什么后吃什么,速度慢慢快起来,像是有急事在催促他加快速度一样。

可是,能等什么?等黄少天跟他说话吗?

张新杰觉得他有点精神错乱了,隔着泛起雾气的镜片看着黄少天,隐隐期待着黄少天那双眼睛下一秒看过来。

“诶,你吃完了啊,这么快!他们说你吃饭每次都是一半一半地吃,不花上几十分钟不可能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说着话,听到他摆放餐具的声音迅速抬头,立马被他摆放整齐的餐具吸引了注意力,更加确定他是个强迫症了,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凑近了问到:“偷偷问你一下啊,你是不是看到王大眼就会觉得不舒服啊,毕竟他眼睛不对称嘛,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总想给他弄成一样大的哈哈哈哈哈哈……”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强迫症。”

“好了好了,没有没有,行了吧?我问的问题你至少回答一下嘛别跟其他人一样无视我啊,我很少和你说过这么多话的,就算是为了队员爱,也不要装作听不见……喂,搞什么啊,你在发呆?”黄少天在他面前坐着晃来晃去,摇头晃脑喋喋不休,猛一抬头,发现张新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好像根本没在听。

他有点不爽,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包子狠狠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还在含糊不清地嘟哝着。

张新杰看他一眼,起身时留下一句“不会”,和喻文州点点头,就离开了。

黄少天愣了下,转头不确定地问喻文州:“他刚刚……是在回答我?”

喻文州把粥碗推向他。

“快吃吧,粥要凉了。”

黄少天觉得这几天大家好像都不太正常,然而给喻文州一打岔,那点想琢磨琢磨的心思就烟消云散了。

但他也有心事,关于张新杰的。

张新杰也有,关于黄少天。

【睡前故事】从喵星到地球(喵星人的秋日狂欢)

●里面的猫咪角色均来自于 @市井喵和无人岛 太太拍的猫,鬼使黑和黄粑喵的同人拟人已获得授权。(太太拍了好多超可爱的喵❤~)
●类似于睡前童话,文笔拙劣,无厘头的描写,画风时不时突变,写不出猫咪万分之一的可爱,请原谅QAQ(昨晚写的,但是耽搁到了今天中午才发)
●喵庭院和停车场的故事会在下回的喵星人日常里些。
————————————————————————
秋日的最后一天,天气逐渐寒冷,不过所有的喵星人都很兴奋,因为今天它们可以变成人类的样貌进行秋日最后的狂欢。

一切费用和衣服都由喵星总部提供,也算是一年到头小小的福利。

鬼使黑趴在窝里,对着屏幕挑挑拣拣,才选好了两套衣服。

一套参加聚会穿,一套邀请起司喵跳舞的时候穿,他都规划好了,喵~

至于起司喵会不会拒绝,他根本就没敢想过,他怕自己会当场哭出来。

鬼使黑变成一个少年,穿着黑色的兜帽衫,黑色修身的长裤,白色短靴,脖子上松松系一条白色围巾,手就这样插在口袋里,酷酷地走在街上。

黑色过长的刘海垂下来,猫瞳藏在后面若隐若现,变成人类以后胡子倒是没了,脸上也变得光滑且白皙,感觉浑身都光溜溜的,这让鬼使黑不太适应,况且很少学人类用后肢走路,一路上他撞上不少电线杆。

拐了几个路口,他终于在一家蛋糕店门口停下,修长的手指在门把手上停留了一会儿,推开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店员小姐今日带了个猫耳来卖萌,奈何这位帅气逼人的小哥哥看都不看她一眼。

“喵……咳,招牌芒果慕斯和草莓冰淇淋蛋糕。”鬼使黑下意识用了猫语,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掏出总部配置的爪机,总部不但给他办好了身份证,还贴心地往里面存了钱。扫码支付,捧着蛋糕坐在窗边的桌前小心翼翼地使用着勺子一口一口地消灭掉。

店员小姐时不时偷看他几眼。

好帅啊~吃东西的时候像只猫咪,这大概就是反差萌了吧?她在心里想。

这个好吃,给起司喵带上几份。鬼使黑并未在意两脚兽的目光,毕竟他被人看惯了。

他站起身,又带了几份,用帽子遮住不小心冒出来的猫耳,淡定地冲店员小姐点点头,推门出去。

又在美食街上扫荡了一圈,走过了所有的饰品店,鬼使黑才带着给起司喵的礼物慢慢往回走。吃饱了,在聚会上才能表现出对食物不屑一顾的样子,才能吸引起司喵的注意力!

鬼使黑对自己的这个计划很得意。

停车场内,黄粑喵并没有选择现在就变成人类,还在吸着人类“供奉”的木天蓼。

真香!他翻了个身,动了动尾巴。

等他下午伪装成人类以后一定要多买一点吸个够。

一位身穿白毛衣的男子从他身边经过,黄粑喵看了一眼,觉得气息有点熟悉。

好像是叔。

没想到叔变成人类以后打理一番还蛮年轻的。

想到这儿,他站起来,冲着斗鸡叔变成的人类叫了几声。

“喵嗷呜!喵喵~”(这不是叔吗,要去哪儿啊~)

男子听到声响后脚步停顿了下,随即跑得更快,一溜烟儿就没影儿了。

可不能让这小子逮着了,叔泪奔着跑走。

黄粑喵不满地站起来,爪子拍拍地面。

哼,反正晚上的聚会会见到的,跑不了了。

先去找刚追到手的美喵玩好了。

念及此,黄粑喵回到窝里,穿了件棕黄条纹配浅黄底色的宽大毛衣,至于裤子嘛,他有点想穿毛线裤啊……不行不行,那样太土了,还是牛仔裤好了,显得腿长……

黄粑喵收拾的人模人样地出来,去找白金狮子喵去了。

到了晚上,鬼使黑换上白衬衫,黑色的西装,额前的发丝往后梳去,露出一双妖冶的猫瞳,手持一根手杖,迈着优雅从容的步子朝聚会的地点走去。

已经有不少喵在那儿了,起司喵也在,穿着暗色的礼服长裙,长发披肩,比想象中的还漂亮。

鬼使黑对上她看过来的目光,脸微微红了。

他给公园里的每一位喵都带了礼物,最后才朝着起司喵走过去。

起司喵站在那里等他。

他一下子紧张起来,对起司喵行了个绅士礼,局促不安地将包装得最精致的一份礼物递过去,垂着眼不敢看她。

“亲、亲爱的起司喵小姐,晚上好。”这句话他之前对着镜子念了无数遍,没想到话一出口,还是有些结结巴巴的。

起司喵接受了他的礼物,并且牵住了他的手。

鬼使黑的脸变得通红,心跳得厉害。

要开始跳舞了,他听见她这么说。

鬼使黑才反应过来,弯下腰对起司喵伸出手。

“美丽的小姐,能允许我请您跳支舞吗。”

起司喵抬头,将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舞会开始了,猫咪们都迈着优雅的步子,展示着各种复杂华丽的舞步。

热闹非凡,快活的氛围弥漫着整个公园,金色的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声,在月光的照映下散发着魔法一样的光晕。

然而这一切在鬼使黑眼里,都化作绚烂的光点,落在对面的她身上,周围的一切都慢慢变得模糊,只有起司喵像月亮一样美。

他有点醉了,沉醉在无边的月色和幸福里。

喵星人秋日的狂欢,还在继续。





【all黄/ABO/OA】联盟的o不可能这么a!(看清标题!是OA!注意避雷!)

●OA!慎入!韩文清是omega的设定!慎入!几乎所有人都是o!
●有ooc!慎入!
●坑品不好!慎入!
●私设很多!慎入!
QAQ求求不要去雷文吐槽那里挂我啊
————————————————————————————

黄少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震惊。

黄少天,男,一个打荣耀的职业alpha选手,刚刚遭到了人生的重大打击。

“我跟你是不可能的,”几分钟之前他还这样说,“你我都是alpha怎么能在一起呢,alpha应该和omega结婚才行。”而且我们也不太熟,他在心里又补上这一句。

“我想你弄错了,”对面的韩文清站着还比他高了半个头,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是个omega。”

我是个omega……

是个omega……

个omega……

omega……

宛如一道雷劈中了黄少天,他张大了嘴,半天没回过神来。

他看看韩文清的肌肉,挺俊的身姿,正直且能够攻遍全联盟的总攻脸……

“哈哈……韩文清你就算是要找个理由也不至于说自己是omega吧……你这骗谁呢这是……”

然而,在看到韩文清拿出他的体检报告后,黄少天的话戛然而止了。

上面赫然写着:omega

“现在,性别问题解决了,”韩文清仿佛没有看到黄少天震惊的眼神一样,“你先说要和我试试的,并且那天强行实施了亲吻的动作,你需要负责。否则你会被协会以骚扰的名义拘留上几个月。”

“那是我那天喝醉了好吗?!我怎么知道当时我脑子一抽就就就那样了!”黄少天觉得很冤啊,他当时真的以为韩文清也是个a才在醉酒的时候开了开玩笑的,想着大家都是直a,怕什么,谁知道,韩文清居然会是个o!

他自己变成o韩文清都不可能是o好吧!霸图的众人知道这件事吗?

“三天时间,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要什么答复啊!我当时真的是没有想到你是o啊!反正你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都说强扭的瓜不甜这样强行绑在一起又是何苦呢你清醒一点啊老韩!求求你这件事就当过去了行不行毕竟你这样的……o,什么样的a找不到啊!”

“确定关系,感情可以培养。”

黄少天这下是真说不出话来了,他真的无法想象韩文清怎样和他度过发情期……画面太美他不敢想啊!

“所以,你就落荒而逃了?”回去后,喻文州搅动着碗里的汤,问道。

“什么叫落荒而逃啊,是给他时间冷静一下,不是我逃跑了!队长你想想啊,韩文清是o!这世界也太可怕了吧!”

“确实。”

“不行,我现在还怀疑那张报告单是伪造的,他怎么可能是o!怎么可能!队长你都是alpha了他怎么可能是o!”

“少天,”喻文州放下餐具,“我想你弄错了,我也是omega。”

“噗——咳咳咳咳……”黄少天一口汤喷了出来,把肺都要咳出来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alpha是当时贿赂了造物主得来的。

ABO的话,AA还是OA好呢?

抱歉,今天要复习物理,所以评论今天并不能一一回复,文章也无法重修,考完了大概可以。

【all黄】尾巴露出来了!(叁)(ooc预警)

前篇在这里:
●黄少天一直以为全联盟只有他一个非人类,后来发现……好像大家都不是人类啊!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个全员动物都梗了,反正当时是被萌的不要不要的,手痒写一篇

●私设很多,基本上逻辑算是分崩离析,和小人儿那篇基本差不多
❤天天永远是最最可爱的喵~为什么写这篇呢?因为灵感来了。
————————————————————————————
“前辈,有事。”周泽楷有些为难,被黄少天堵在厕所门口邀请去猫咖什么的,有点羞耻啊。

“去嘛去嘛~就在不远,拐个弯就到了,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小周……”黄少天放出毛茸茸的大尾巴,勾住周泽楷漂亮的猫尾,轻轻地蹭蹭,下巴抵在他肩上拼命地蹭,发出黏糊的声音,听上去像在撒娇。

黄少天前辈犯规!

周泽楷耳朵都变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着黄少天走了。

“我想想啊……先变回猫……然后从窗子那里偷溜出去……我们在酒店住的是五楼,不太好行动。小周我记得你的房间是住在二楼的对吧?”

“嗯。”

“那去你房间吧?”

“嗯。”

“在哪儿啊,快一点,难得来一次,带你见识见识,绝对舒服。”

…………

正巧经过孙翔无意中听到了他们最后几句的对话,差点下巴都要惊掉了。

天!黄少天和他们的队长……居然……是这种关系!

好像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啊!

但是良心上又过不去……

在孙翔陷入良心的纠结中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跟着周泽楷进了房间。

他熟练地打开窗户,锁上房门,转头催促着周泽楷。

“快变回去!”话音刚落,黄少天人就不见了,从落下去的衣服里,一只毛绒绒的猫咪挣扎着从里面钻出来,绕着周泽楷脚边发出不满的催促。

无奈之下,周泽楷也变回一只布偶猫。

他规规矩矩地蹲坐在床中央,蓬松的大尾巴盘起来,僵直着身体任黄少天喵围着他打量。

“喵喵喵喵喵……”(啧啧,果然布偶猫就是颜值高,体型也大只,可惜战斗力不强,怎么能比得上本剑圣这样英勇呢……)

黄少天迈着不怎么长的小腿,绕着周泽楷转了一圈,才满意地点点头,前爪一挥。

“喵!”(走!)

两只毛绒绒顺着窗户逃跑了。

过了两个红绿灯向左拐,真的有一家大大的猫咖啡厅在那里,透过玻璃窗能看到不少小姐姐在逗猫。

黄少天喵把周泽楷喵往里面推,殷勤地喵喵叫着:走啊走啊!

作为一只行走的人名币,再加上出色的外表,周泽楷立刻就被围观了。

“一只布偶啊啊啊啊啊!”

“好可爱!”

“快拍照快拍照!”

“来光顾猫咖的吗?”

…………

周泽楷喵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黄少天喵已经跑到柜台前,一跃而上,趴在那里轻车熟路地对着店长小姐躺倒。

“话唠带了新朋友来了啊。”店长小姐抱起“它”放在软垫上,准备好各种梳子。

“快来啊!”黄少天喵对着周泽楷喵甩甩尾巴,周泽楷喵踮着优雅的猫步走过去。

……

另一边,喻文州他们在到处找黄少天。

打了电话也不接,发了信息也不回,大家都有点担心了。

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黄少天为何上了个厕所就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原来黄少天忘了和队长打声招呼就跑了。

孙翔默默地插了一句:“我刚刚好像看到他们俩一起回房间了……”

大概是有什么私事要解决吧……每个人都不确定地想着,但还是决定去敲门询问一下。

于是,当周泽楷和黄少天回来后忙着套衣服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周队,请问少天在里面吗?”

黄少天发现他变不回去了!

喻文州还在敲门。

黄少天示意周泽楷先去开门,他在床底躲一下。

周泽楷点点头,套好衣服,打开了门。黄少天叼着衣服迅速得钻到了床底下。

“不在。”周泽楷低头,怕被发现什么,不敢去看喻文州。

“他去哪儿了?”

“说,出去。”

喻文州说着“打扰了”正要走,黄少天突然从猫变成了人,“哐当”一声撞上了床板。

…………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灰头土脸地从床底下爬出来,抱着自己的衣服,身上一丝不挂,眼神顿时微妙了起来。

周泽楷也惊呆了。

黄少天下意识冒出一句经典台词:“队长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可以,这很微草。

(明天重修,评论也明天回复。)

啊啊!据说学校晚自习要改成十点半回家是疯了吧!
所以,这是我不更的理由,嗯。
到现在作业还没写完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