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黄少天和雷狮都是我的!




all黄,只要是少天的cp我都爱!
比较偏安雷的小萌新啦……
•偶尔雷安
●最近入了高银坑
只会无脑甜。

不爱生气但是请不要一上来就怼我。
喜欢犬系男孩子。
猫系也爱~

用更文的时间写了这么点儿,亏大了。

【郑黄】速食兄弟(偷偷加个all黄tag因为郑黄人是真的少。这几天是郑黄专场了大概,ooc预警)

     蓝雨,训练室门口。

     黄少天和郑轩靠墙蹲在门口,一人一桶泡面捧在手上吃着,吃得满头大汉。

“经理也真是的,为什么不让我们在训练室里吃速食和外卖啊,明明以前在训练室吃麻辣烫和小龙虾都没问题的,现在倒好,连烤串也不让吃了,非得蹲在门口,这人来人往的,丢人, 太丢人了!”黄少天吸溜一大口面,含糊不清地说。

“还不是因为黄少你那天在训练室里吃烤榴莲和烤臭豆腐正好被他撞见了,这确实有点……”郑轩小声嘟哝。

“我靠!谁知道那个卖家会赠送这么特别的东西啊,虽然味道不差……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大不了以后不吃这些就是了,非要贴个规章制度标明:一切食物不允许带入训练室……也太严格了吧,我们是电竞选手,又不是小学生哪家俱乐部也没有我们蓝雨管的这么宽,别的不说……郑轩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黄少天干脆放下泡面,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控诉,郑轩一边状似认真地点头附和,一边大口大口吃面。

唔,面有点太辣了,下回换个香菇炖鸡的吧。

黄少天也不太在意郑轩有没有在听着,抱怨几句就兀自说下去,中间还不忘喝口面汤。

郑轩本来不怎么吃泡面的,但黄少天想找个人陪他一起吃,他也就陪着了。

不仅如此,还蹲在门口让人围观……这牺牲可大了。

“所以说啊这明明就……诶诶诶郑轩郑轩我突然想到一个段子,天天一起吃泡面的朋友,还可以叫‘泡友’啊对吧哈哈哈哈……”黄少天不知怎么地话题绕到这上面来了。

“噗——咳咳咳咳咳咳…”郑轩差点没让一口面汤呛死,面碗都差点吓翻了,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我说黄少,这玩笑开的,别人听到了误会可大了。”郑轩靠墙上一屁股坐下来,带着点劫后余生的表情。

“有吗有吗,没这么严重吧,这里又没第三个人听见……你吃好了吗?那我们赶紧进去吧蹲在门口腿都麻了还被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看了那么久……诶明天我点炒饭吃啊郑轩你来嘛来嘛!要虾仁的还是牛肉的还是三鲜的都有哦这一家我经常点的绝对好吃!”黄少天手里的泡面还没扔呢,就掏出手机预订明天的伙食了。

“好吧。”郑轩乖乖认命了,谁让他是黄少天呢。

黄少天天天拉着郑轩吃速食快餐外卖什么的,仿佛要把电竞选手的不规律饮食习惯贯彻到底,跟郑轩蹲在门口的姿势也越发熟练。

就这样吃了几个星期,再加上坐着不运动,黄少天毫无例外地长胖了。

他郁闷地揪着多出来的软肉,盯着秤上的数字看了半晌,最终不服气地拉过郑轩。

“阿轩,你来试试看。”

郑轩站上去。

黄少天不可思议地盯着显示屏,嚷嚷着:“靠靠靠靠靠靠!为什么郑轩你体重一点都没变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运动了?”

“没有啊,我冤枉啊。”郑轩很无辜,他属于那种怎么吃都不胖的体质,但是体能方面无异于一个宅男。

黄少天犹自愤愤不平。

“这不科学啊明明吃的都一样多结果就我一个人重量增加这什么鬼……”他摸着郑轩的腰比量了下自己的,悲剧地发现自己真的肚子上肉不少,悲愤欲绝中还不忘摸包薯片一边吃得掉渣一边商讨着他那三分钟热度的健身大计。

于是蓝雨队长发现这两人最近关系更亲近了不少,是在早上看见他们顶着冷飕飕的寒风像两个沙雕一样在楼下奔跑。

这一点都不酷!

顶着喻文州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目光,黄少天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跑两圈就累的要昏过去的样子比蹲在门口吃速食外卖还丢人!

郑轩好脾气地陪着他,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黄少天看他哈欠连天的样子心里一阵愧疚。

于是计划就这样夭折了。

所以为什么不去健身房呢,因为懒。

郑轩在瘫倒在椅子上的时候终于感慨一句:“黄少,我对你是真爱啊……”

回应他的是一颗塞到嘴里的糖。

舌尖抵了抵那颗糖,酸甜酸甜的,一股淡淡的果香。

郑轩抬眼,黄少天正蹲在他身边,眯起两只明媚的眼笑嘻嘻地把食指放在嘴边。

“你小声点儿,这是我前几天休假去城西的店买的,每个口味都只有两颗,你一颗我一颗,队长我都没来得及分给他呢……”

黄少天接着说了什么,郑轩没听清,他的记忆定格在他在光下那比冬日暖阳还要真实的笑容上。

口中那层糖衣化了,里面是纯粹的甜,从舌尖蔓延至整个世界。

(完)

(不会广东话的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QAQ数学再爱我一次!给葛大爷您磕头了!

苏沐秋生日快乐呀!

突然发现我爸把他的文件存进了之前我放各种无下限的车的文件夹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他肯定看到了!

【all黄】灵魂互换你还没完了!(2)(写的跟流水账似的,一会来改改)

前篇在这里: (1)

可惜的是,黄少天家的门太厚,黄少天什么动静也听不见。

黄少天不死心,把耳朵贴在门上,觉得不行,又挪到门缝那里脸对着门缝。

还没等他换好下一个姿势,喻文州打开门,“砰”的一声让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哂笑着,额头上有一个红红的印子,他想要捂脸。

另一个崩坏的自己什么的。

“没,没什么,刚刚不小心摔倒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顶着他的脸笑,诡异极了,“队长……以后比赛怎么办?”

喻文州活动了下手指,看着这双剑圣的手,一时间有些感慨。

“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换回去的办法。如果换不回去……我尊重你的意见。”

……黄少天张了张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他们都知道解决办法无非就那么两个,只是说出来容易实现却难。

最后还是黄少天打破了沉默:“好了好了,先别想那么多,现在可是夏休期诶!时间还长着呐,也许睡一觉就换回来了呢!感觉回房间去吧一会儿我妈来看我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他回避了这个话题,带着喻文州到自己房间去商量对策。

“阿姨今天要来?”喻文州问。

“是啊,说是来看看我,指不定大包小包地拎一堆东西来,说了她也不听,大热天的,我自己过去拿她还不让。”黄少天趴在床上打了个滚儿,把空调风开到最大,舒坦地长吁一口气。

还是自家舒服。

“这恐怕不行,如果和阿姨面对面的话,她一定会看出什么来,可以打个电话,这个倒还容易些。可以吗?”喻文州询问他的意见。

“你打吧打吧,如果她问起来你就说在外面不方便说话,就算不像在电话里她暂时也听不出什么来。对了,一会儿要不要我也装成你给阿姨打个电话放心我肯定不会多话。”黄少天拿着手机,盯着屏幕上他妈的号码,忧心忡忡地问他。

“不用了,他们去旅行了,我发邮件就可以了。”喻文州让黄少天解锁手机点开通讯录里黄妈妈的号码,他才接过手机放在耳边。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安静。

“嘘……已经拨号了。”喻文州等待着电话被接起。

黄少天紧张地看着他,他祈祷着他妈妈这会儿在忙着看电视剧听不出来。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打这个电话,要不发个微信算了,然而下一秒……

“喂,我是少天啊,我今天有事不在家不用过来了大热天的你在家多休息休息,对对对,队里有事我得去一趟,和我们队长一块儿呢你就不要担心了嘛,好好好好过几天就去看你啊你在家不要老看电视剧早点睡平时没事多出去散散步锻炼锻炼……”喻文州一开口,黄少天惊呆了。

喻文州的语气简直跟他平时给他妈妈打电话时的一模一样,他敢保证一会儿他妈妈肯定是被烦到把电话挂了,话唠成这样,不是他儿子还是谁。

想到这里,黄少天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比电话诈骗还要专业的自家队长,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他妈妈真的听不出来啊,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就这么被调包了她居然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他还是亲生的吗!

于是他幽怨地盯着喻文州这个临时冒名顶替的便宜儿子和他妈谈笑风生。

队长平时说话也没这么溜过突然跟上了发条一样你是苦练过rap的吗!

喻文州一挂电话,看到黄少天盯着他看,就顺手把手机递给他。

“怎么了?”

“队长你也太全能了吧,这模仿的也太像了!怎么学的怎么学的?”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和他完全可以去改行解说比赛,让李艺博都没饭吃。

喻文州不知道短短几分钟黄少天脑子里都想了多少奇奇怪怪的念头,忽略那张脸,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模仿得再像,也不是你。在我心里,剑圣只有一个,黄少天也只有一个。”

黄少天莫名有些不好意思,这话听上去怎么这么撩啊。

不过对着自己的脸说话,也太挑战三观了吧!

总算解决了第一件难题,喻文州让黄少天过来的时候把他的笔记本和比赛视频下过来了,依旧对着电脑屏幕做些分析资料和训练计划。

电脑被占,另一台又恰好坏了,黄少天无事可做躺在床上刷刷手机,又想起来喻文州用他生日作密码的事了。

他想问的,后来转念一想,喻文州知道他打开了手机,肯定也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了,这时候没什么动静,不是在等他问就是没把这个事当回事。

他的直觉告诉他问出这句话可能会有什么东西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思来想去,还是忍着好奇心没问。

黄少天一边胡思乱想着,手上也没闲着,他给王杰希和叶秋回了信息,照例是一长串垃圾话,调侃了王杰希几句,又找叶秋日常PK,不过今天只是嘴上说说的,叶秋也忙着,说了没两句人就跑没影儿了,黄少天给气得牙痒痒,又跑去选手群里浪。

喻文州时不时还会喊他,他从床上爬起来,拖了把椅子坐在喻文州旁边,放下手机陪他看。

“少天,你过来,看看这个地方。”

“你注意到了吗?”

“能躲开?”

“不,没那么简单,你看看他身后。”

……

晚饭也是喻文州做的,他冰箱里的东西,还是上回他妈妈来的时候给他留下的,他想起来就拿白水煮煮和泡面凑合吃,懒得煮了就叫外卖。冰箱里的小青菜都蔫儿了,喻文州皱着眉头拿出来,不赞成地看着他,他也只能顶着喻文州那张温和的脸做鬼脸。

黄少天看着厨房里烟熏火燎的样子,拍了一张喻文州在厨房里掌勺的照片,准备回去给他妈看看,他也是会做饭的人了!

虽然是喻文州用着他的手在做饭,这不也算他摸过锅铲到过油了吗!

然而就这么一整天,两人也没去找换回来的方法,仿佛当初说这是“最重要的事”的人不存在一样,毕竟这种不科学的事,连个预兆都没有,还指望着两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掀出什么浪花来。

晚上临睡觉的时候,黄少天还安慰他。

“别想那么多了,说不定睡一觉又换回来了呢。”

其实黄少天也知道这只是句安慰话而已,他自己心里都没底,压根儿不相信事情会那么简单。

结果还真的睡了一觉起来,黄少天发现他又换了回来。

……黄少天心情十分复杂。

居然真tm就睡了一觉就换回来了?!

小说里果然是骗人的。

平平淡淡才是真。

喻文州估计也没想到,买了早饭回来说是回去换衣服下午再来找他商量事,面色平静地走了。

黄少天却从他的背影中看出了四分不淡定,三分怀疑,两分懵逼和一分遗憾。

他可能是被他妈妈的玛丽苏言情剧洗脑了,嗯。

送走了喻文州,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尴尬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昨天他因为这件事洗澡都没敢多看,这下可以好好地泡一个澡了。

放了一池水,黄少天躺着小憩了一会儿。

再一睁眼,他坐在电脑前,电脑里播着微草的比赛视频。

不是他的房间,桌上摆了个绿油油的盆栽。他大概猜到是谁了。

黄少天:……这个假期真是丰富多彩,我一睁眼变成了微草队长这事儿我能吹一年。

【all黄】枕男子(短篇,ooc预警)

●之前看枕男子的时候一直脑补这个脑洞,就是梅里的那两集,用在天天身上有ooc,因为用的不是职业选手的设定,所以这一篇的设定也并没有体现出天天在原著中剑圣的那种帅气形象,望谅解。
●现在文章有一点赶了,所以质量不太过关,有bug可以提出来。
●攻不确定,给大家自由想象。
————————————————————————
  窗子没有拉上窗帘,暖和的阳光顺着床沿投射进来,唤醒了熟睡的人。

黄少天坐起来,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抱着枕头仍不满足地蹭了蹭。

房间里只剩下他自己,黄少天穿着幼稚可爱的小熊睡衣,赤着脚下床,奔到床边往外看。

他当然已经早就走了。

黄少天有些失望,怅然地接住飘然落下的一片枯叶,捧在手心里发呆。

秋天已经来了啊。

洗漱,吃早饭,因为不用出门,黄少天一直穿着那套睡衣,趁他不在家赤着脚跑来跑去。

吃完饭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机,登荣耀。

他在新区挺有名,一个小剑客的角色上窜下跳,抢boss抢的不亦乐乎,边打边说一堆废话,一刻不停,没有人听,就说给自己听,他无所谓。

还好他现在不在家,不然看到他这种没形象的样子,一定会皱起眉头。不过,黄少天不让他知道,像一个孩子似的,和他玩着乖乖听话的把戏。

他于他更像是一个兄长,一个父亲一般的角色,他依赖他,毫无保留地信任他,尽管他们年龄相差无几。

“我靠!那边那个家伙,诶,说的就是你,你跑什么跑什么呢!话唠?有没有搞错啊这谁给我起的外号敢不敢和我出来PKPKPKPKPKPK!”黄少天蜷缩在宽大的椅子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屏幕,内心深处有一点点享受这种被人群所包围的感觉。

入秋穿着单薄的睡衣有些微凉,黄少天双手捧着滚烫的牛奶,小口小口地舔,看着有人正气急败坏地骂他,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眼泪都要出来了。

正午,他像一只心满意足的猫,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睡着了,抱着枕头,把他当成还没回来的他。

暖洋洋的阳光在他发间晃动,黄少天很享受这种感觉,就像他趴在他腿间,而他抚摸着自己的头顶,修长的手指插入发间滑过。

等他悠悠转醒,第一眼映入眼帘便是窗外那棵开满了金黄色小花的树。

日暮西沉,暖橘色的光打在一簇簇细长的花枝上,那金黄色更加艳丽,乍一看有如划过黑暗的一簇簇烟火。

黄少天想起那人说过的话,因为和他发色相近,看到后在市场上便忍不住买来种在院子里。他说这话的时候浅笑着,如往常一样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他说:那棵树像你。

现在那棵树枝繁叶茂,从房间里都能瞥见它。

只是,没有雨的滋润,显得有些寂寥。

灰喜鹊拖着漂亮的尾巴隐在枝叶间跳跃,叫声一刻也不曾停歇,黄少天又趴在窗边饶有兴致地看,和喜鹊自言自语。

门外传来他的声音。

黄少天回头,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露出一个一天中最温暖的笑容,扑进他怀里。

“欢迎回来。”他说。

窗外,树上花团锦簇的金色花骨朵儿被雨水一浇,慢慢慢慢地,晕开了胭脂色。

(完)

【all黄】坏学生(第一铲土)(写的有点烂啊……)

●文笔不好,学着写着又ooc了怎么办QAQ
还是想看有一点小坏坏的天天(叛逆不太好,不要跟着学哦~)
●为了剧情改了很多,包括年龄什么的
●哎呀这手我怎么就管不住不让他开坑呢!
—————————————————————————
“小天儿,今天晚自习去不去?”晚饭的时候叶修猛地拉开窗户,趴在窗框边问他。

黄少天忙着抄作业,瞪他一眼。

“靠靠靠靠靠靠别叫我小天!谁跟你熟似的,还有啊,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生怕主任听不到啊上次怎么被抓的你忘了?还不是你口没遮拦的让那个秃头主任听了去,还嫌在红旗下读检讨不丢人啊,你那篇还是我帮你写的呢要不是我……”

“得,我就说我那篇怎么又臭又长的,原来是你亲自上阵的……”叶修看他恼羞成怒地要关窗,忙一把撑住窗户边儿,讨好地说道:“别闹了啊,哥错了成不?就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黄少天抄完最后一解,盖上笔盖,终于长嘘一口气。

“去,怎么不去。这回要找什么理由啊?说好了啊,上回是我肚子疼,这回轮到你了,去你们班老师那儿装的像点。”

“哎呀还找什么理由啊,麻溜的,趁着天没黑老师还没来赶紧跑路啊!”叶修一把抓过他刚抄好的的作业,转身就跑,“另外这个借我带回去啊,明天还你。待会儿老地方见,别忘了!”

“靠!老叶你这人!你等着!看我一会儿爬墙的时候不把你踹下去!”黄少天没成想今日让他得手了,脑袋伸出窗外冲着走廊外狂奔的背影骂了一声。

匆匆带了钱包和公交卡,黄少天就往教室外奔。

赶到围墙那儿的时候,叶修已经坐在墙头在那儿等着了,嘴里还叼着根烟,问他:“要来一根吗?”

黄少天拒绝了。

“你牛啊老叶,在学校里就抽上了,咳咳,还是少抽点,就你这瘾,十个肺也不够你糟蹋的……快点快点,给我腾个地,我要上来了啊!”黄少天一边说个不停,一个助跑,跃上了那堵不算高的矮墙。

“哎呦,练了几天身手见长嘛。”叶修调侃他。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再见了啊,这破学校。”黄少天得意地露出虎牙一笑,冲着空中来了个飞吻。

“等等。少天,你们这是要去哪儿?”不想昏暗的角落处突然走出个人,黄少天吓得差点没掉下去。

那人慢慢走过来,赫然是喻文州,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这时候嘴角还噙着一丝微笑仰头看着他,黄少天怀疑是不是天色太昏暗他老眼昏花看错了。

喻文州是他的班主任,此时一步步走近,黄少天僵在那里和他对上,一时心虚地忘了动作。

平时他坏事也干了不少,怎么今天心里感觉怪怪的。

“傻呀,还愣着干嘛,跑啊!”叶修一拍他脑袋,跳下墙就跑。

黄少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慌里慌张地就往下跳,落地时还把脚给崴了,蹲在地上咒骂一声,忍痛站起来跑了几步。

他打量着喻文州看上去体弱纤细,应该不是个会爬墙的主,心里稍稍放心了些,却在下一秒眼见着喻文州那个看上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老师一把摘了眼镜跃了过来!

靠!

黄少天被他追到手,躺倒在地上捂着脚踝叫痛,喻文州拧着眉替他看了看,不是太严重,又看了看人早跑得没影的街道,把黄少天从地上扶起来。

“回学校吧。”

黄少天怕他说自己,一路上就夸张地叫唤着。

“诶诶诶,老师您轻点啊,疼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了要不把我送回家今天就这样吧待会儿放学回去还麻烦……”

喻文州轻拍他一下。

“别闹,你如果听我的话,我就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黄少天立刻乖乖闭嘴了,过了一会儿到办公室门口,又不放心地小声问道:

“说话算数吧?你可是老师啊,老师一般都是说话算话的你说对吧还有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叶修会在那儿的……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看到喻文州的笑,黄少天识时务地闭了嘴,心里却还有点委屈。

都嫌他话多。

因为医务室老师下班了,喻文州只能从柜子里拿出自备的药品来给他上药。班上男生多,一个不注意就会出现意外,所以他备了不少药。

黄少天乖乖脱下鞋,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脚伸到喻文州面前,看着他细心地给自己揉脚,一时间有些感动,忘了自己之前都是怎么和叶修吐槽他的,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喻老师,你人真好,比我爸对我都好。”

喻文州动作一顿,随即温声说道:“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不要天天去找隔壁班的叶修了,昨天如果不是风纪委员告诉我说发现了你们逃课的地点,你们今天还不知道在外面怎么样呢。”

“靠靠靠靠靠靠原来是王杰希说出去的!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怪不得这几天一直偷偷盯着我……哼……”当着喻文州的面他不敢说什么,背地里却把王杰希喷了个狗血淋头。

坐在教室里复习的王杰希连连打起了喷嚏,一猜就知道肯定是黄少天又在骂他,也不知他被捉回来没有。

喻文州给他上完了药,放下他办公室的一张折叠床椅,安排他躺在上面。

“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班上看看,有事打我电话。我知道你有手机的。水在你手边,门我给你带上,下课了我送你回去,先睡一觉吧。”

“知道了知道了,喻老师你放心,我就在这里安静待着,绝对不动的!”黄少天绝口不提今晚家庭作业的事,催促喻文州快走。

喻文州走远了,他崴了脚算半个病号,此时哪儿也不能去,手机电量不多了也得省着用,又没个人陪他说说话的,思来想去,黄少天还是决定睡觉算了。

不料,这一睡,就做起梦来了。

(未完待续……)

【all黄】冷到南极圈的cp

QAQlofter更新一下之前写的全没了!
只能更点沙雕段子凑数。
【魏黄】
魏琛不让黄少天看闲书,怕他影响休息和训练,黄少天就买来偷偷看。

他有更高明的手段,把《全职老婆》这本书外面套上《海洋生物进化论》的外皮,藏在休息室的书架上——因为魏琛根本不会看这种一看就很枯燥的书。

藏了好久,魏琛一直都没发现,后来终于发现了。

有一天,有新的训练生来,魏琛坐在那儿,觉得为了显示自己的品味和修养(其实一样都没有),必须要就看点什么装那啥的书装装样子。

于是他精挑细选了一本《海洋生物进化论》,准备发呆。

才看了第一页,魏琛暴跳如雷。

“黄少天你小子给我过来!”

黄少天被拎着耳朵教训,那本书自然也是没收,不过据透露魏琛自己把那本书看了好几遍。

品味这种东西,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在魏琛身上了。

他最有品味的时候,大概就是看上了黄少天。

【江黄】
黄少天应该和江波涛说话还挺多的,至少比和周泽楷多。

蓝雨碰上轮回,基本上都是江波涛和黄少天在聊,更准确一点,是黄少天叽里呱啦一通说,江波涛时不时回应一下,一人顶俩。

黄少天还编了不少类似于“江波涛泪洒游泳池”的段子,每次都要调侃一番。

江波涛只能无奈地笑笑,喊黄少天的声音莫名的苏,弄得黄少天到最后都不好意思再说了。

黄少天看见轮回,总是下意识地找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他说什么话都不憋着,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江波涛和他说话也不必猜测他的意思。

一句话就是,话唠自带翻译机。
                                                   (未完待续)





【张黄】变数(私设还挺多的,世邀赛背景)

●太困了,到最后越写越ooc,以后抽空改,先发出来混更,还没写完,有点长。
●平常晚上十点放学,所以写完作业已经凌晨了,改为两周更一次,评论也不能及时回复,望谅解。
————————————————————————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听别人谣传他有强迫症。

一开始还只是摆放杂乱的碗碟,然后是放歪的键盘和鼠标,最后甚至是专门挑着切得不对称的水果摆在他面前。

终于有一天,在黄少天穿着扣错了扣子的衣服在他面前不死心地晃来晃去的时候,张新杰开口叫住了他。

黄少天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朝他走来。

张新杰伸手,解开他的扣子,一粒一粒地给他扣好。

“我不是强迫症,别再这样了。”

黄少天显然不信,一直念叨着什么,也没让他听清。

“这里,都露出来了。”张新杰伸手,点了点他露出来的锁骨和一段细白的腰。不料,黄少天恰在此时动了动,张新杰的手指便直接触上了那一片温热的肌肤,浅浅地滑过。

还没等张新杰说声抱歉,面前这个开朗直率的队友脸却一下子红起来,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往后几乎要跳起来,慌慌张张地从厕所的洗手池前逃跑了。

独留下张新杰站在镜子前,盯着刚刚无意间摸到了黄少天腰上的那只手,有点愣怔。

后来一直到晚上,黄少天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那些小动作倒是不做了,就是一直躲躲闪闪地看他,当他察觉到回望过去的时候,他又立刻和其他人说说笑笑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

连其他人都发现了。

叶神逗他:“少天儿今晚有心事啊,这是看上哪个美人儿了?”说罢,意有所指地看他一眼。

张新杰盯着电脑屏幕,假装没听见。

黄少天那边立刻就跳起来,追着叶修要打。

“你大爷!真是说瞎话不打草稿你才看上哪家无辜的小姑娘了呢,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下限啊,滚滚滚滚!”黄少天气得不行,恨不得能把他那张嘴给堵上。

好不容易才让喻文州拉回来,又加上方锐在旁边煽风点火和叶修一唱一和,这一整晚都热闹的像是个群口相声,黄少天的声音就没停过。

张新杰明知道那几乎都是废话,还是忍不住分了点注意力在那边,挺他讲了些什么。

这有点不像他,他在心里告诫自己。

衣服不长,黄少天和叶修他们哄闹的时候露出一点腰来,喻文州帮他往下拉,手指也不经意间碰过他的腰,黄少天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吵吵嚷嚷的。

张新杰注意到了这一点,突然就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他不可以?

晚上他没有睡着,给自己半个小时来思考这件事——他生活很严谨,也很有规划,在十一点半睡觉已经是极限,黄少天让他的时间表里出现了一个变数。

他承认和黄少天不如喻队和叶修那么熟悉,但也自认为和黄少天相处除了当年的比赛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就算他当时不知怎么的有些冒犯,按照黄少天的性格一定会咋咋呼呼地和他抱怨,没道理是那副样子。

思来想去,张新杰也只能将之定义为恶作剧被他发现的不好意思,虽然羞愧这种情绪基本放到上在黄少天身上有那么一些违和,他也想不出更贴切的理由来了。

暗恋他这种说法更是天方夜谭。

早上晨练完去用餐的路上,张新杰还在担心黄少天和他碰面是否会有一丝尴尬。

后来发现,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吃到一半,黄少天揉着眼睛,和喻文州一起进来了,声音里还带着点儿未散的困意,眼睛一转,一下子就看到他了。

“张新杰你起这么早!你该不会是五点就起来吧,原来你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作息规律啊!”那么看了传说中他有强迫症的事也一定是真的了。黄少天看着他一口粥一口包子,还把鸡蛋对半切开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张新杰没有回答,食不言寝不语,黄少天没得到回应自然回去骚扰别人。

可是经历过昨天的事以后,黄少天好像一下子就和他自来熟起来,端着早饭站在他面前笑嘻嘻地问他。

“找了半天没找到两人桌,占着四人桌让人家四个人的也不好坐,所以我和队长能不能坐你这桌啊?”

张新杰无所谓,点点头。

黄少天和喻文州坐他对面,黄少天连吃饭也不肯好好吃,吃一口说三句都不止,还要拉着别人聊上天才罢休。

张新杰吃饭不说话,黄少天也不恼,就说了句等你吃完再聊啊,然后果断抛下他,和喻文州东扯西扯一大堆话,有时候快的都听不清。

喻文州显然是习惯了这种场面,侧着头带点无奈地微笑着听。其实黄少天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应他,好像谁都行,谁都能成为他倾诉的对象,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上。

张新杰看着,渐渐也就忘了他吃饭要嚼多少下,先吃什么后吃什么,速度慢慢快起来,像是有急事在催促他加快速度一样。

可是,能等什么?等黄少天跟他说话吗?

张新杰觉得他有点精神错乱了,隔着泛起雾气的镜片看着黄少天,隐隐期待着黄少天那双眼睛下一秒看过来。

“诶,你吃完了啊,这么快!他们说你吃饭每次都是一半一半地吃,不花上几十分钟不可能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说着话,听到他摆放餐具的声音迅速抬头,立马被他摆放整齐的餐具吸引了注意力,更加确定他是个强迫症了,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凑近了问到:“偷偷问你一下啊,你是不是看到王大眼就会觉得不舒服啊,毕竟他眼睛不对称嘛,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总想给他弄成一样大的哈哈哈哈哈哈……”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强迫症。”

“好了好了,没有没有,行了吧?我问的问题你至少回答一下嘛别跟其他人一样无视我啊,我很少和你说过这么多话的,就算是为了队员爱,也不要装作听不见……喂,搞什么啊,你在发呆?”黄少天在他面前坐着晃来晃去,摇头晃脑喋喋不休,猛一抬头,发现张新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好像根本没在听。

他有点不爽,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包子狠狠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还在含糊不清地嘟哝着。

张新杰看他一眼,起身时留下一句“不会”,和喻文州点点头,就离开了。

黄少天愣了下,转头不确定地问喻文州:“他刚刚……是在回答我?”

喻文州把粥碗推向他。

“快吃吧,粥要凉了。”

黄少天觉得这几天大家好像都不太正常,然而给喻文州一打岔,那点想琢磨琢磨的心思就烟消云散了。

但他也有心事,关于张新杰的。

张新杰也有,关于黄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