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窥视(超想看天天打篮球!)

  黄少天中午刚和同学打完篮球回来,一身汗,身上的校服衬衫都被染成深蓝色。老师看着他像水里捞起来一样,皱皱眉,害怕他着凉,催他们去换衣服。

  他笑嘻嘻地和老师耍几句贫嘴,拿了同桌的冰汽水连灌几大口,用衣领扇了扇风,袖子抹了把汗,这才一把抄起新校服直奔厕所。

  厕所人都满了,不用说,都是中午一起打篮球的那几位,抱着衣服在闲聊,一看到他都乐了。

  “哟,不是说不换衣服的吗?被班主任赶出来了?”二班的叶修刚刚得了不少分,嚣张的很。黄少天看他不爽,一把勾过他头,把汗全蹭他脸上。叶修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为了躲避他蹭过来的脑袋居然把他给抱了起来。

  “诶诶诶!放下!放下!别把你这把老骨头给闪了!再不松开小心我锤爆你的头!”黄少天把手中的衬衫拧成条状,作势要去勒叶修的脖子,结果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趁机过来,闹着要把他抬进女厕所,黄少天一听这还得了,一个扭身挣脱了落了地就往外走。

  黄少天只能回到洗手池那里,鞠了一捧水扑到脸上,一边洗脸一边等。

  脸都洗了几回了,王杰希才慢悠悠地从第一个隔间出来,给黄少天让开一条路。黄少天还在门口呢,张佳乐看到了,赶紧一个箭步冲过去,黄少天因为离得近,比他先到,却被他死死拽住,无奈之下只能整个人扒在门上,一脚踹向张佳乐,想把他甩掉。

  张佳乐抱住他腰,一只手在他身上乱抓,挠他痒痒。黄少天拽住张佳乐马尾辫的手不禁松开了,一边笑一边左右晃动着腰躲避他的攻击。一点点白皙的瘦腰从衬衫下摆露出来,张佳乐不经意间手伸了进去,摸了一手温软的肌肤,愣了一瞬。

  黄少天还在破口大骂。

  “靠靠靠靠靠靠!二乐乐你适可而止!小心我把你私自留长发的事告诉年级主任,到时候给你剃成个大秃子!”

  身上的要害被掌握在别人手里,这下子机会主义者也折服在怕痒这个缺点下了,张佳乐很快回过神,哈他脖子又挠他腰,趁黄少天笑得没恢复力气的时候抓过他手,一把把门带上了。

  黄少天在外面拍门拍的震天响。

  “张佳乐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张佳乐到底不开门,还在里面对他嘲讽。孙哲平都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宋晓徐景熙还有乔一帆都在旁边看着,犹豫着该不该阻止一下。

  “少天儿炸毛了!来哥给你顺顺毛啊,小朋友不要急。”叶修在旁边调侃他。

  黄少天朝他扑过去。

  “靠靠靠靠靠靠都怪你!时间都被你浪费了!”

  “哎呦,投怀送抱就直说啊,可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郑轩还在里面呢,他速度慢成这样都快赶上喻文州了,赶紧换完得了,回班还能睡会儿。”

  “都是人,怎么换啊?”

  “就在这儿换呗,还能怎么换。”叶修一粒一粒地解开衬衫扣子,刷地一下就脱下来了,一包烟从口袋里掉出来。黄少天捡了起来。

  “你在学校还敢带烟?不怕违纪受到处分啊?”

  “又没在学校抽,就看看还不行啊?哥也是遵纪守法的好青年一枚好吗。”

  “就你?”黄少天没再说什么,看见叶修换上了新衬衫,就把烟丢给他,也开始脱衬衫。反正黄少都脱了,大家也就纷纷效仿,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换起来,眼睛也尽量别乱瞟。一时间只有衣服摩擦时窸窸窣窣的声音。

  黄少天解了衬衫扣子,快速脱下来,拿了旧衣服挡在胸前,打了个寒战,有点冷啊。

  黄少天湿掉的头发已经结成了一缕一缕的,乖顺地垂下,挡住了一部分细白的脖颈。瘦削的肩因为寒冷而不自觉的耸着,凹陷的锁骨格外显眼,有时候动作幅度大了,还能看到在衬衫下若隐若现的……

  有几双眼睛,在黄少天不知道的地方盯住了他,带着挣扎和占有欲。

  黄少天换着衣服,总觉得有人在看他,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环视一周,也没发现什么,连叶修都是靠在墙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那种变扭感一直没有消去,很不自在,他加快了扣扣子的动作,放弃了再换条裤子的打算,就去喊郑轩。

  “阿轩阿轩你换好了没有啊?我比你后来的都换好了你换个衣服那么慢又不是女孩子!”

  “咔哒”一声,黄少天右边的门开了,黄少天以为是郑轩,刚要嘲笑他几句,话咽回了肚子。

是喻文州。

  喻文州手臂上挂着衣服,满脸的汗,汗珠顺着额前的发丝一滴一滴地往下坠,掉在衬衫上,晕出点点湿痕。

  “还要换一条裤子吗?你进去换好了。阿轩可能是肚子疼,你问问要不要等等他”估计是刚刚打篮球透支了不少体力,到现在喻文州说话还带着点喘息,声音也有点沙哑。

  “不了不了,裤子不换也没事,回去吹吹空调就好了,对了,你桌上那瓶饮料我喝了几口,放学再给你一瓶。……阿轩你是不是肚子疼?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先出去了啊?”

  “嗯。”郑轩低低地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黄少天和喻文州出去了,叶修也跟着一起走了,里面就留下了郑轩一人。

  回到教室,老师本来想批评他换衣服换那么久,导致午自习迟到,后来看到喻文州一起进来的,就没作声了,不过还是扣掉了他们组的常规分。

  黄少天和后桌抱怨。

  “老师也真是的,换衣服又不是去逃课了,两分说扣就扣,我又没带表哪里知道几点了,要是找一个人去提醒我们一下说不定就不会迟到了,结果现在扣了分,这个星期罚扫估计又是我们组了。”

  “诶?张老师让周泽楷去喊你们了啊?没见到他吗?我看他也是刚刚回来的还以为和你们一起的呢。”后桌的同学听了很惊讶。

  周泽楷?黄少天回头去看坐在后面的周泽楷,周泽楷已经趴下午休了,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好看的眉头皱起,长长睫毛轻轻地颤动,遮住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淡色的唇也紧紧地抿着,好像做了什么梦。

  周泽楷……黄少天琢磨着中午的事,不敢多想,索性也趴下睡了。只当是他的错觉。

  睡梦中,仍有不少令人不安的视线,藏在各个角落,穿过人群,像灼热的点点火星一样,落在他身上。

————————————————————————完。

厕所的门可以从里面往外看的,是真的。

我不是太太但我喜欢黄少天,为黄少天产粮。
哪儿都有烦心事,我只希望黄少天好好的,

评论(1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