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谁动了我的贞操(中上)(慎点,如果觉得三观不正或者不适的话请提出)

黄少天在床角发现了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与乱成狗窝的床单还有皱皱巴巴的被子格格不入。

还有床边的那杯温水,应该也都是“作案人”留下的,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痕迹显示有人来过。黄少天不死心,穿上衣服哆嗦着腿找遍了各个角落,偌大的房间竟无一点破绽,这个酒店他也没印象,黄少天终于泄气,抱着被子盯着那杯水考虑验指纹的可能性。

手机响了。

黄少天打开手机,郑轩回复了他。

【阿轩】:黄少你在哪儿啊,打电话也不接,酒店你也没回,该不会被人绑架了吧?

【阿轩】:昨天?昨天你喝到一半说要去厕所结果就没回来了,还发了个消息给我们说你要提前回去了。

【阿轩】:你是不是不舒服?还好吗?能自己回来吗?在哪儿?要不要我们过去找你?

何止是不舒服!你好兄弟的贞操都没了你知不知道……居然忍心让他一个醉汉一个人回去结果遇上了劫色到现在连罪魁祸首都没看到说好的队友爱呢!

【黄少天】:不用了,我一会儿回去,之前喝多了走到别的酒店去了。阿轩你们别找我啊,我尽快回去,还有点事要办。

从郑轩那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黄少天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

可是他退出和郑轩的聊天页面习惯性的往下翻时,冷不丁一条消息的内容让他心生警惕。

【周泽楷】:到了吗?

什么意思,到哪儿?周泽楷是不是昨天晚上见过他?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消息是昨晚11点多发的。

也就是说……周泽楷很有可能见过那个最后把他带走的“作案人”!

转过这个弯儿来以后,黄少天立刻就给周泽楷回复了。

【黄少天】:周泽楷周泽楷你在吗在吗!

【黄少天】:你昨天见过我?

【黄少天】:什么时候?

【黄少天】:你送我回去的?

索性床上还不算太糟糕,只是床单上沾了些乱七八糟的不明液体,黄少天不敢细想,把床单洗了洗,泡在浴缸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到楼下去退房。

周泽楷的消息可能还不够完整,他得到楼下问问是谁开了这间房。

“5110,退房。”黄少天怕被人看出来,带了个大口罩,又围了条围巾遮住痕迹,压低了声音。

服务台的妹子,在电脑上输入了几个数字。

“黄少天先生,是吗。”

黄少天急忙应了声。

“是我。昨晚是我订的房间?”

“是的,记录上显示的是您的身份证。请稍等,需要查房之后才能退给您押金。”

黄少天心虚地咳嗽一声,希望那张床单别被人看出什么端倪才好。他可不想看见明天圈子里传开了他堂堂剑圣竟然和别人419的传言。

不过,是哪个混账,花着他的钱,用着他床,还睡了他的人!

可恶,如果他知道是谁,一定要,伸出一只手,狠狠地,狠狠地,把他拍到地里去!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