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谁动了我的贞操(上)(不仅沙雕而且三观有点不正,慎点!)

房间里一片昏暗,窗帘拉着,阻绝了一切照亮现实的光。黄少天不安地睡着,睫毛微颤,挣扎着要从梦魇中醒来。

静谧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到了固定的起床时间,闹铃却没有响,黄少天一下子坐了起来,又痛苦地倒了回去。

太疼了,疼痛像一张细细密密的网,把他给网住了,黄少天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宿醉过后的头疼欲裂一下子涌上来,连基本的思考都困难。

可是再怎么不清醒,那个不该痛的地方痛了,这是个比头疼更严重的问题。

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带着糟糕的心情想到了一种令他崩溃的可能,逃避似的安慰自己。

不会吧,也许是昨天发酒疯撞到了哪儿也说不定,不要瞎想,碰到基佬的概率哪儿有那么大。

他眯着眼睛,把被窝掀开一小条缝,看清了惨状以后瞬间又把被子给裹上了。

暧昧的痕迹非常明显,满被的春色关不住。

想砍人。

房间里一片死寂,黄少天握紧拳头,浑身颤抖。

终于,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响彻了整个走廊。

“啊啊啊啊啊啊啊!哪个混蛋干的!你死定了!!!”

黄少天等喘匀了几口气,爬起来,在床头柜上找到了他的手机,因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旁边还放着一杯温水。

充电宝在他包里,包在墙角,关键是他走一步都要疼得抽口气,感觉不仅仅是被上了,还做了一晚上托马斯回旋外加大劈叉平板支撑又和人打了架一样。

好不容易跟受刑一样地找到充电宝给手机充上电,打开手机,无视了轰炸一样的消息,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郑轩。

【夜雨声烦】:阿轩,问你件事,昨晚谁把我带走的?

郑轩一时半会还没来得及回复,黄少天捂住脸,到现在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他又怒又气,以至于憋着一肚子的话和火发不出,快炸了。

到底是谁动了他的贞操?!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