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城堡与森林(就是个写爽了的段子,怎么回事我被黄少天迷住了,听了达拉崩吧忍不住脑补)

ooc预警
————————————————————————————

  蓝雨城离黑色的轮回之森很近,每次黄少天从城堡里向外望去,都能看见一片漆黑的森林。那些奇形怪状的树,光秃秃的没有叶子,一动也不动。

蓝雨城每一任国王,包括将要继位的黄少天,都需要用轮回之森特有的树和晶石,去打造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器。

  黄少天还有两年就要继位了,现任的国王自从培养喻文州当上蓝雨祭司以后,就宣布了黄少天作为唯一王储的即位昭令。与此同时,还有个附加条件,蓝雨的祭司必须作为王子的驸马,永远守候蓝雨城。

祭司作为驸马,这在其他所有国度看来都是十分荒诞的,黄少天自己都觉得荒谬。
 
  蓝雨城没有女性,所有的孩子都由蓝雨城广场上那棵巨大无比的冰蓝色树产生的。黄少天却不是,他是从天而降的,是真正的雨之子。魏琛,那个国王,是这么说的。

  黄少天一直对这个说法半信半疑,一开始臣民们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的身份也颇有微词。不过后来,再看到黄少天的实力后,大家也开始真正把他作为一个王储看待。在他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是蓝雨最年轻最英勇的战士了,所有人都相信,黄少天可以创造蓝雨前所未有的辉煌。

魏琛也这么认为,所以他让喻文州做了祭司,而不是亲王,只有作为驸马,他们两个才能够联合在一起,成为蓝雨最不可让人小觑的存在。

不管出于责任还是什么,喻文州都不会拒绝,更何况这再符合他心意不过了,不是吗。魏琛心里有过抵触,也许蓝雨并不是要求王子一定要一个能并肩作战的驸马,黄少天他自己有天赋,但他也知道喻文州是从最底下一路努力才到今天的,稳重又懂得隐忍,比那些孩子更适合这个位置。

黄少天还有两年,两年可以改变的,不只是一个人。

道理黄少天也懂,可是从没人问过他的意见,没人问他愿不愿意,没人该告诉他以后该怎么办。就连他一向敬重的魏琛也没办法告诉他。路必须是自己走的,把迷茫留给他们两个少年去探索,还有一干人都和他连在一起,一失足掉下去,失去的不仅仅只是他一个。

而且,他觉得喻文州其实也是不愿意的。从小到大的同伴,有朝一日变成了最尴尬的关系,喻文州被迫和他绑在一块儿也是很为难的吧,至少他没有从喻文州身上发现一丝一毫的高兴,冷静的过了头,仿佛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交易。黄少天不得不承认,可能是他年少先动了心,便误认为喻文州也是喜欢他的,现在醒悟过来,自己不是童话城堡里情窦初开的公主,而是需要挡在所有臣民面前的勇士,不可以任性的王子。

喻文州来见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正准备入睡,侍从们纷纷退出门外关上门,只留下他们二人在屋内。

  “明天早上八点,殿下需要会见百花城的皇族,明天七点我会准时叫醒殿下,殿下此刻不如早些休息吧。”温柔俊朗的祭司向他行了个礼,缓步走向房门。除了处理大小事务以外,居然还要时间来应付他,黄少天实在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了。

“那个……请等一下。”黄少天坐在床头,一直看着他的冰雨愣神,看见他往外走,喊住了他。

“有什么事吗,殿下。”喻文州转过身,语气谦和而恭敬。

“文州,这是我最后一次作为你的朋友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对于这个昭令上的附加条件,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可以和他说我拒绝这个提议,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就想问问……你愿意吗?”黄少天近乎迫切地需要他的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只想听到一种答案,尽管希望渺茫。

“少天……”喻文州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门外有侍从轻轻扣门。

“殿下,该到休息时间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应付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开口道:“在下,全听从殿下的意思。”

黄少天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更多的是担忧。

喻文州再度行礼,背对着他走了,长发披散在身后,带着符文的紫色祭司服下摆轻轻划过地面,像划在他心上,一下一下的,怎么也忽略不了。

黄少天睡不着,趴在打开着的窗边,朝城堡外望去。

湿润的气息卷来草木的芬芳,明亮的星和月在蔚蓝的天空下因为这点湿润的水汽而变得朦胧,像极了喻文州说话时嘴角带上的那一点笑意,琢磨不透。轮回之森的漆黑树木伫立着,一动不动,伸出的枝干像在对他呼唤。黄少天看着星空下的轮回森林,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逃离这座城堡,去森林里做一天的冒险家。就去这一次,回来以后,他就安心做城堡里的王子,再也不想着自由了。

侍卫们还守在城堡周围,却不知道城堡里的王子已经不见了。

黄少天行走在轮回森林的深处,靴子踏过草从发出沙沙声,虫鸣时有时无,周围都是在城堡里看到的那些树,黄少天握紧手中的剑,觉得这一切都很有趣。

轮回森林其实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危险,从来没有人在这里因为遇上奇怪的植物或者猛兽而丧命。黄少天只是去探险,又不是去送命,自然选择了轮回森林。他从城堡里看了很多年,除了战场 ,他还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可是,不致命的植物并不代表着没有自我保护的方法。一根细小的藤蔓慢慢从树干上伸出,匍匐在地上向黄少天探去。黄少天听到声响,回身拔出剑来一剑砍向它。藤蔓的断口处流出新鲜的汁液,黄少天嗅到淡淡的香气,来不及屏气,剑掉在了地上,慢慢失去了意识。

……

魔龙们都看的出来周泽楷今天心情很好,唇角弯弯,身后的翅膀扑闪的频率都比以前要高了不少。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收集到了极为罕见的魔法晶石的时候。

龙喜欢收藏宝物,几乎把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收集宝物上了,带回一堆堆亮闪闪的东西,藏在洞穴里,连睡觉都要守着。不同的龙喜欢收集不同的东西,江波涛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漂亮瓶子,里面装着亮晶晶的魔法药水,或者是去各个水源采集不同的水,用漂亮的魔法晶石装着。周泽楷喜欢收集各种稀有的晶石和金属,还有各种各样的枪。只有孙翔最特别,喜欢收集不同材质的龙玩偶。

这一次,周泽楷把宝物圈在怀里藏的严严实实的,谁也没看到他究竟带回来了什么。

“小周,今天有找到稀有的收藏品吗?”江波涛在他出来的时候问他。

“嗯。”周泽楷点点头,怀里捧了不少花还有鲜果往回走。

“是什么呢?”

“我的,不准看。”周泽楷误会了什么,挡在洞口,金色的眼睛也变为了竖瞳,盯着他,带了点压迫。守护财宝是龙的天性,不过周泽楷很少这么在乎。

“好的好的,我不看了。”江波涛退出他的领地,抱着自己心爱的瓶子回去了。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周泽楷这次居然带了个人类回来。

这个人类,就是黄少天。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