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郑黄】速食兄弟(偷偷加个all黄tag因为郑黄人是真的少。这几天是郑黄专场了大概,ooc预警)

     蓝雨,训练室门口。

     黄少天和郑轩靠墙蹲在门口,一人一桶泡面捧在手上吃着,吃得满头大汉。

“经理也真是的,为什么不让我们在训练室里吃速食和外卖啊,明明以前在训练室吃麻辣烫和小龙虾都没问题的,现在倒好,连烤串也不让吃了,非得蹲在门口,这人来人往的,丢人, 太丢人了!”黄少天吸溜一大口面,含糊不清地说。

“还不是因为黄少你那天在训练室里吃烤榴莲和烤臭豆腐正好被他撞见了,这确实有点……”郑轩小声嘟哝。

“我靠!谁知道那个卖家会赠送这么特别的东西啊,虽然味道不差……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大不了以后不吃这些就是了,非要贴个规章制度标明:一切食物不允许带入训练室……也太严格了吧,我们是电竞选手,又不是小学生哪家俱乐部也没有我们蓝雨管的这么宽,别的不说……郑轩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黄少天干脆放下泡面,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控诉,郑轩一边状似认真地点头附和,一边大口大口吃面。

唔,面有点太辣了,下回换个香菇炖鸡的吧。

黄少天也不太在意郑轩有没有在听着,抱怨几句就兀自说下去,中间还不忘喝口面汤。

郑轩本来不怎么吃泡面的,但黄少天想找个人陪他一起吃,他也就陪着了。

不仅如此,还蹲在门口让人围观……这牺牲可大了。

“所以说啊这明明就……诶诶诶郑轩郑轩我突然想到一个段子,天天一起吃泡面的朋友,还可以叫‘泡友’啊对吧哈哈哈哈……”黄少天不知怎么地话题绕到这上面来了。

“噗——咳咳咳咳咳咳…”郑轩差点没让一口面汤呛死,面碗都差点吓翻了,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我说黄少,这玩笑开的,别人听到了误会可大了。”郑轩靠墙上一屁股坐下来,带着点劫后余生的表情。

“有吗有吗,没这么严重吧,这里又没第三个人听见……你吃好了吗?那我们赶紧进去吧蹲在门口腿都麻了还被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看了那么久……诶明天我点炒饭吃啊郑轩你来嘛来嘛!要虾仁的还是牛肉的还是三鲜的都有哦这一家我经常点的绝对好吃!”黄少天手里的泡面还没扔呢,就掏出手机预订明天的伙食了。

“好吧。”郑轩乖乖认命了,谁让他是黄少天呢。

黄少天天天拉着郑轩吃速食快餐外卖什么的,仿佛要把电竞选手的不规律饮食习惯贯彻到底,跟郑轩蹲在门口的姿势也越发熟练。

就这样吃了几个星期,再加上坐着不运动,黄少天毫无例外地长胖了。

他郁闷地揪着多出来的软肉,盯着秤上的数字看了半晌,最终不服气地拉过郑轩。

“阿轩,你来试试看。”

郑轩站上去。

黄少天不可思议地盯着显示屏,嚷嚷着:“靠靠靠靠靠靠!为什么郑轩你体重一点都没变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运动了?”

“没有啊,我冤枉啊。”郑轩很无辜,他属于那种怎么吃都不胖的体质,但是体能方面无异于一个宅男。

黄少天犹自愤愤不平。

“这不科学啊明明吃的都一样多结果就我一个人重量增加这什么鬼……”他摸着郑轩的腰比量了下自己的,悲剧地发现自己真的肚子上肉不少,悲愤欲绝中还不忘摸包薯片一边吃得掉渣一边商讨着他那三分钟热度的健身大计。

于是蓝雨队长发现这两人最近关系更亲近了不少,是在早上看见他们顶着冷飕飕的寒风像两个沙雕一样在楼下奔跑。

这一点都不酷!

顶着喻文州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目光,黄少天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跑两圈就累的要昏过去的样子比蹲在门口吃速食外卖还丢人!

郑轩好脾气地陪着他,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黄少天看他哈欠连天的样子心里一阵愧疚。

于是计划就这样夭折了。

所以为什么不去健身房呢,因为懒。

郑轩在瘫倒在椅子上的时候终于感慨一句:“黄少,我对你是真爱啊……”

回应他的是一颗塞到嘴里的糖。

舌尖抵了抵那颗糖,酸甜酸甜的,一股淡淡的果香。

郑轩抬眼,黄少天正蹲在他身边,眯起两只明媚的眼笑嘻嘻地把食指放在嘴边。

“你小声点儿,这是我前几天休假去城西的店买的,每个口味都只有两颗,你一颗我一颗,队长我都没来得及分给他呢……”

黄少天接着说了什么,郑轩没听清,他的记忆定格在他在光下那比冬日暖阳还要真实的笑容上。

口中那层糖衣化了,里面是纯粹的甜,从舌尖蔓延至整个世界。

(完)

(不会广东话的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从一篇文章上看到广东话里有个砂煲兄弟,觉得很有趣,当不成砂煲兄弟,就做个速食兄弟吧!)

评论(2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