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为何要叫在下的名字?”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听,想叫两声。”

“那在下也来好了。雷狮……雷狮……雷狮……”

“喂!不要乱喊!叫的和春日的野猫一样。”

“可是,你不也是……”

“什么?”

“不,没什么。”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有点不解,关于雷狮一直叫他名字的事。

昨天天夜里,安迷修借着酒精所带来的大胆,假装酒后失言,对雷狮表白。

雷狮答应了他交往的请求,不过那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让安迷修怀疑他是否只是和自己玩一玩恋爱游戏,好看一看自己这个对手的笑话。

这是他们确认关系的第十九个小时零七分钟。

雷狮喊了很多遍他的名字,低低的,愉悦的声音,扰得他的心脏都在随雷狮所吐出的每一个节奏剧烈跳动着。

后来,雷狮靠着他睡着了,像一只赖在主人身上慵懒晒太阳的猫一样。

为什么呢?安迷修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用一只手悄悄拿出手机,偷偷拍下雷狮的睡态。

他打开朋友圈看消息,鬼使神差地点进雷狮的空间。

置顶的那条消息是五月20日,也就是昨天。

那条跟风转发的消息:如果在五月二十号这天我喜欢的人跟我表白,我就喊他的名字一百遍。

这条消息被雷狮置顶了。

还有谁昨天跟雷狮表白吗?没有。

雷狮喊了谁的名字?安迷修。

他喜欢自己吗?

……

安迷修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雷狮原来……也喜欢在下的吗?

“雷狮……雷狮……雷狮……”安迷修默默在心中念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每念一遍,幸福都要化为实质一般地冲破而出。

晚上,雷狮刷消息的时候看到安迷修下午发出的动态。

“千百遍也不够,要喊一辈子才可以。”

又看到安迷修在自己的置顶消息下面悄悄点了个赞。

雷狮笑了下,转发。

“我允许了。/千百遍也不够,要喊一辈子才可以。”

秀恩爱,就这么高调。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