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灵魂互换你还没完了!(2)(写的跟流水账似的,一会来改改)

前篇在这里: (1)

可惜的是,黄少天家的门太厚,黄少天什么动静也听不见。

黄少天不死心,把耳朵贴在门上,觉得不行,又挪到门缝那里脸对着门缝。

还没等他换好下一个姿势,喻文州打开门,“砰”的一声让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哂笑着,额头上有一个红红的印子,他想要捂脸。

另一个崩坏的自己什么的。

“没,没什么,刚刚不小心摔倒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顶着他的脸笑,诡异极了,“队长……以后比赛怎么办?”

喻文州活动了下手指,看着这双剑圣的手,一时间有些感慨。

“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换回去的办法。如果换不回去……我尊重你的意见。”

……黄少天张了张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他们都知道解决办法无非就那么两个,只是说出来容易实现却难。

最后还是黄少天打破了沉默:“好了好了,先别想那么多,现在可是夏休期诶!时间还长着呐,也许睡一觉就换回来了呢!感觉回房间去吧一会儿我妈来看我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他回避了这个话题,带着喻文州到自己房间去商量对策。

“阿姨今天要来?”喻文州问。

“是啊,说是来看看我,指不定大包小包地拎一堆东西来,说了她也不听,大热天的,我自己过去拿她还不让。”黄少天趴在床上打了个滚儿,把空调风开到最大,舒坦地长吁一口气。

还是自家舒服。

“这恐怕不行,如果和阿姨面对面的话,她一定会看出什么来,可以打个电话,这个倒还容易些。可以吗?”喻文州询问他的意见。

“你打吧打吧,如果她问起来你就说在外面不方便说话,就算不像在电话里她暂时也听不出什么来。对了,一会儿要不要我也装成你给阿姨打个电话放心我肯定不会多话。”黄少天拿着手机,盯着屏幕上他妈的号码,忧心忡忡地问他。

“不用了,他们去旅行了,我发邮件就可以了。”喻文州让黄少天解锁手机点开通讯录里黄妈妈的号码,他才接过手机放在耳边。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安静。

“嘘……已经拨号了。”喻文州等待着电话被接起。

黄少天紧张地看着他,他祈祷着他妈妈这会儿在忙着看电视剧听不出来。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打这个电话,要不发个微信算了,然而下一秒……

“喂,我是少天啊,我今天有事不在家不用过来了大热天的你在家多休息休息,对对对,队里有事我得去一趟,和我们队长一块儿呢你就不要担心了嘛,好好好好过几天就去看你啊你在家不要老看电视剧早点睡平时没事多出去散散步锻炼锻炼……”喻文州一开口,黄少天惊呆了。

喻文州的语气简直跟他平时给他妈妈打电话时的一模一样,他敢保证一会儿他妈妈肯定是被烦到把电话挂了,话唠成这样,不是他儿子还是谁。

想到这里,黄少天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比电话诈骗还要专业的自家队长,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他妈妈真的听不出来啊,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就这么被调包了她居然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他还是亲生的吗!

于是他幽怨地盯着喻文州这个临时冒名顶替的便宜儿子和他妈谈笑风生。

队长平时说话也没这么溜过突然跟上了发条一样你是苦练过rap的吗!

喻文州一挂电话,看到黄少天盯着他看,就顺手把手机递给他。

“怎么了?”

“队长你也太全能了吧,这模仿的也太像了!怎么学的怎么学的?”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和他完全可以去改行解说比赛,让李艺博都没饭吃。

喻文州不知道短短几分钟黄少天脑子里都想了多少奇奇怪怪的念头,忽略那张脸,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模仿得再像,也不是你。在我心里,剑圣只有一个,黄少天也只有一个。”

黄少天莫名有些不好意思,这话听上去怎么这么撩啊。

不过对着自己的脸说话,也太挑战三观了吧!

总算解决了第一件难题,喻文州让黄少天过来的时候把他的笔记本和比赛视频下过来了,依旧对着电脑屏幕做些分析资料和训练计划。

电脑被占,另一台又恰好坏了,黄少天无事可做躺在床上刷刷手机,又想起来喻文州用他生日作密码的事了。

他想问的,后来转念一想,喻文州知道他打开了手机,肯定也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了,这时候没什么动静,不是在等他问就是没把这个事当回事。

他的直觉告诉他问出这句话可能会有什么东西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思来想去,还是忍着好奇心没问。

黄少天一边胡思乱想着,手上也没闲着,他给王杰希和叶秋回了信息,照例是一长串垃圾话,调侃了王杰希几句,又找叶秋日常PK,不过今天只是嘴上说说的,叶秋也忙着,说了没两句人就跑没影儿了,黄少天给气得牙痒痒,又跑去选手群里浪。

喻文州时不时还会喊他,他从床上爬起来,拖了把椅子坐在喻文州旁边,放下手机陪他看。

“少天,你过来,看看这个地方。”

“你注意到了吗?”

“能躲开?”

“不,没那么简单,你看看他身后。”

……

晚饭也是喻文州做的,他冰箱里的东西,还是上回他妈妈来的时候给他留下的,他想起来就拿白水煮煮和泡面凑合吃,懒得煮了就叫外卖。冰箱里的小青菜都蔫儿了,喻文州皱着眉头拿出来,不赞成地看着他,他也只能顶着喻文州那张温和的脸做鬼脸。

黄少天看着厨房里烟熏火燎的样子,拍了一张喻文州在厨房里掌勺的照片,准备回去给他妈看看,他也是会做饭的人了!

虽然是喻文州用着他的手在做饭,这不也算他摸过锅铲到过油了吗!

然而就这么一整天,两人也没去找换回来的方法,仿佛当初说这是“最重要的事”的人不存在一样,毕竟这种不科学的事,连个预兆都没有,还指望着两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掀出什么浪花来。

晚上临睡觉的时候,黄少天还安慰他。

“别想那么多了,说不定睡一觉又换回来了呢。”

其实黄少天也知道这只是句安慰话而已,他自己心里都没底,压根儿不相信事情会那么简单。

结果还真的睡了一觉起来,黄少天发现他又换了回来。

……黄少天心情十分复杂。

居然真tm就睡了一觉就换回来了?!

小说里果然是骗人的。

平平淡淡才是真。

喻文州估计也没想到,买了早饭回来说是回去换衣服下午再来找他商量事,面色平静地走了。

黄少天却从他的背影中看出了四分不淡定,三分怀疑,两分懵逼和一分遗憾。

他可能是被他妈妈的玛丽苏言情剧洗脑了,嗯。

送走了喻文州,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尴尬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昨天他因为这件事洗澡都没敢多看,这下可以好好地泡一个澡了。

放了一池水,黄少天躺着小憩了一会儿。

再一睁眼,他坐在电脑前,电脑里播着微草的比赛视频。

不是他的房间,桌上摆了个绿油油的盆栽。他大概猜到是谁了。

黄少天:……这个假期真是丰富多彩,我一睁眼变成了微草队长这事儿我能吹一年。

评论(6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