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all黄】坏学生(第一铲土)(写的有点烂啊……)

●文笔不好,学着写着又ooc了怎么办QAQ
还是想看有一点小坏坏的天天(叛逆不太好,不要跟着学哦~)
●为了剧情改了很多,包括年龄什么的
●哎呀这手我怎么就管不住不让他开坑呢!
—————————————————————————
“小天儿,今天晚自习去不去?”晚饭的时候叶修猛地拉开窗户,趴在窗框边问他。

黄少天忙着抄作业,瞪他一眼。

“靠靠靠靠靠靠别叫我小天!谁跟你熟似的,还有啊,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生怕主任听不到啊上次怎么被抓的你忘了?还不是你口没遮拦的让那个秃头主任听了去,还嫌在红旗下读检讨不丢人啊,你那篇还是我帮你写的呢要不是我……”

“得,我就说我那篇怎么又臭又长的,原来是你亲自上阵的……”叶修看他恼羞成怒地要关窗,忙一把撑住窗户边儿,讨好地说道:“别闹了啊,哥错了成不?就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黄少天抄完最后一解,盖上笔盖,终于长嘘一口气。

“去,怎么不去。这回要找什么理由啊?说好了啊,上回是我肚子疼,这回轮到你了,去你们班老师那儿装的像点。”

“哎呀还找什么理由啊,麻溜的,趁着天没黑老师还没来赶紧跑路啊!”叶修一把抓过他刚抄好的的作业,转身就跑,“另外这个借我带回去啊,明天还你。待会儿老地方见,别忘了!”

“靠!老叶你这人!你等着!看我一会儿爬墙的时候不把你踹下去!”黄少天没成想今日让他得手了,脑袋伸出窗外冲着走廊外狂奔的背影骂了一声。

匆匆带了钱包和公交卡,黄少天就往教室外奔。

赶到围墙那儿的时候,叶修已经坐在墙头在那儿等着了,嘴里还叼着根烟,问他:“要来一根吗?”

黄少天拒绝了。

“你牛啊老叶,在学校里就抽上了,咳咳,还是少抽点,就你这瘾,十个肺也不够你糟蹋的……快点快点,给我腾个地,我要上来了啊!”黄少天一边说个不停,一个助跑,跃上了那堵不算高的矮墙。

“哎呦,练了几天身手见长嘛。”叶修调侃他。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再见了啊,这破学校。”黄少天得意地露出虎牙一笑,冲着空中来了个飞吻。

“等等。少天,你们这是要去哪儿?”不想昏暗的角落处突然走出个人,黄少天吓得差点没掉下去。

那人慢慢走过来,赫然是喻文州,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这时候嘴角还噙着一丝微笑仰头看着他,黄少天怀疑是不是天色太昏暗他老眼昏花看错了。

喻文州是他的班主任,此时一步步走近,黄少天僵在那里和他对上,一时心虚地忘了动作。

平时他坏事也干了不少,怎么今天心里感觉怪怪的。

“傻呀,还愣着干嘛,跑啊!”叶修一拍他脑袋,跳下墙就跑。

黄少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慌里慌张地就往下跳,落地时还把脚给崴了,蹲在地上咒骂一声,忍痛站起来跑了几步。

他打量着喻文州看上去体弱纤细,应该不是个会爬墙的主,心里稍稍放心了些,却在下一秒眼见着喻文州那个看上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老师一把摘了眼镜跃了过来!

靠!

黄少天被他追到手,躺倒在地上捂着脚踝叫痛,喻文州拧着眉替他看了看,不是太严重,又看了看人早跑得没影的街道,把黄少天从地上扶起来。

“回学校吧。”

黄少天怕他说自己,一路上就夸张地叫唤着。

“诶诶诶,老师您轻点啊,疼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了要不把我送回家今天就这样吧待会儿放学回去还麻烦……”

喻文州轻拍他一下。

“别闹,你如果听我的话,我就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黄少天立刻乖乖闭嘴了,过了一会儿到办公室门口,又不放心地小声问道:

“说话算数吧?你可是老师啊,老师一般都是说话算话的你说对吧还有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叶修会在那儿的……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看到喻文州的笑,黄少天识时务地闭了嘴,心里却还有点委屈。

都嫌他话多。

因为医务室老师下班了,喻文州只能从柜子里拿出自备的药品来给他上药。班上男生多,一个不注意就会出现意外,所以他备了不少药。

黄少天乖乖脱下鞋,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脚伸到喻文州面前,看着他细心地给自己揉脚,一时间有些感动,忘了自己之前都是怎么和叶修吐槽他的,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喻老师,你人真好,比我爸对我都好。”

喻文州动作一顿,随即温声说道:“以后可不许这样了,不要天天去找隔壁班的叶修了,昨天如果不是风纪委员告诉我说发现了你们逃课的地点,你们今天还不知道在外面怎么样呢。”

“靠靠靠靠靠靠原来是王杰希说出去的!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怪不得这几天一直偷偷盯着我……哼……”当着喻文州的面他不敢说什么,背地里却把王杰希喷了个狗血淋头。

坐在教室里复习的王杰希连连打起了喷嚏,一猜就知道肯定是黄少天又在骂他,也不知他被捉回来没有。

喻文州给他上完了药,放下他办公室的一张折叠床椅,安排他躺在上面。

“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班上看看,有事打我电话。我知道你有手机的。水在你手边,门我给你带上,下课了我送你回去,先睡一觉吧。”

“知道了知道了,喻老师你放心,我就在这里安静待着,绝对不动的!”黄少天绝口不提今晚家庭作业的事,催促喻文州快走。

喻文州走远了,他崴了脚算半个病号,此时哪儿也不能去,手机电量不多了也得省着用,又没个人陪他说说话的,思来想去,黄少天还是决定睡觉算了。

不料,这一睡,就做起梦来了。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