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张黄】变数(私设还挺多的,世邀赛背景)

●太困了,到最后越写越ooc,以后抽空改,先发出来混更,还没写完,有点长。
●平常晚上十点放学,所以写完作业已经凌晨了,改为两周更一次,评论也不能及时回复,望谅解。
————————————————————————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听别人谣传他有强迫症。

一开始还只是摆放杂乱的碗碟,然后是放歪的键盘和鼠标,最后甚至是专门挑着切得不对称的水果摆在他面前。

终于有一天,在黄少天穿着扣错了扣子的衣服在他面前不死心地晃来晃去的时候,张新杰开口叫住了他。

黄少天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朝他走来。

张新杰伸手,解开他的扣子,一粒一粒地给他扣好。

“我不是强迫症,别再这样了。”

黄少天显然不信,一直念叨着什么,也没让他听清。

“这里,都露出来了。”张新杰伸手,点了点他露出来的锁骨和一段细白的腰。不料,黄少天恰在此时动了动,张新杰的手指便直接触上了那一片温热的肌肤,浅浅地滑过。

还没等张新杰说声抱歉,面前这个开朗直率的队友脸却一下子红起来,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往后几乎要跳起来,慌慌张张地从厕所的洗手池前逃跑了。

独留下张新杰站在镜子前,盯着刚刚无意间摸到了黄少天腰上的那只手,有点愣怔。

后来一直到晚上,黄少天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那些小动作倒是不做了,就是一直躲躲闪闪地看他,当他察觉到回望过去的时候,他又立刻和其他人说说笑笑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

连其他人都发现了。

叶神逗他:“少天儿今晚有心事啊,这是看上哪个美人儿了?”说罢,意有所指地看他一眼。

张新杰盯着电脑屏幕,假装没听见。

黄少天那边立刻就跳起来,追着叶修要打。

“你大爷!真是说瞎话不打草稿你才看上哪家无辜的小姑娘了呢,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下限啊,滚滚滚滚!”黄少天气得不行,恨不得能把他那张嘴给堵上。

好不容易才让喻文州拉回来,又加上方锐在旁边煽风点火和叶修一唱一和,这一整晚都热闹的像是个群口相声,黄少天的声音就没停过。

张新杰明知道那几乎都是废话,还是忍不住分了点注意力在那边,挺他讲了些什么。

这有点不像他,他在心里告诫自己。

衣服不长,黄少天和叶修他们哄闹的时候露出一点腰来,喻文州帮他往下拉,手指也不经意间碰过他的腰,黄少天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吵吵嚷嚷的。

张新杰注意到了这一点,突然就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他不可以?

晚上他没有睡着,给自己半个小时来思考这件事——他生活很严谨,也很有规划,在十一点半睡觉已经是极限,黄少天让他的时间表里出现了一个变数。

他承认和黄少天不如喻队和叶修那么熟悉,但也自认为和黄少天相处除了当年的比赛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就算他当时不知怎么的有些冒犯,按照黄少天的性格一定会咋咋呼呼地和他抱怨,没道理是那副样子。

思来想去,张新杰也只能将之定义为恶作剧被他发现的不好意思,虽然羞愧这种情绪基本放到上在黄少天身上有那么一些违和,他也想不出更贴切的理由来了。

暗恋他这种说法更是天方夜谭。

早上晨练完去用餐的路上,张新杰还在担心黄少天和他碰面是否会有一丝尴尬。

后来发现,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吃到一半,黄少天揉着眼睛,和喻文州一起进来了,声音里还带着点儿未散的困意,眼睛一转,一下子就看到他了。

“张新杰你起这么早!你该不会是五点就起来吧,原来你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作息规律啊!”那么看了传说中他有强迫症的事也一定是真的了。黄少天看着他一口粥一口包子,还把鸡蛋对半切开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张新杰没有回答,食不言寝不语,黄少天没得到回应自然回去骚扰别人。

可是经历过昨天的事以后,黄少天好像一下子就和他自来熟起来,端着早饭站在他面前笑嘻嘻地问他。

“找了半天没找到两人桌,占着四人桌让人家四个人的也不好坐,所以我和队长能不能坐你这桌啊?”

张新杰无所谓,点点头。

黄少天和喻文州坐他对面,黄少天连吃饭也不肯好好吃,吃一口说三句都不止,还要拉着别人聊上天才罢休。

张新杰吃饭不说话,黄少天也不恼,就说了句等你吃完再聊啊,然后果断抛下他,和喻文州东扯西扯一大堆话,有时候快的都听不清。

喻文州显然是习惯了这种场面,侧着头带点无奈地微笑着听。其实黄少天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应他,好像谁都行,谁都能成为他倾诉的对象,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上。

张新杰看着,渐渐也就忘了他吃饭要嚼多少下,先吃什么后吃什么,速度慢慢快起来,像是有急事在催促他加快速度一样。

可是,能等什么?等黄少天跟他说话吗?

张新杰觉得他有点精神错乱了,隔着泛起雾气的镜片看着黄少天,隐隐期待着黄少天那双眼睛下一秒看过来。

“诶,你吃完了啊,这么快!他们说你吃饭每次都是一半一半地吃,不花上几十分钟不可能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说着话,听到他摆放餐具的声音迅速抬头,立马被他摆放整齐的餐具吸引了注意力,更加确定他是个强迫症了,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凑近了问到:“偷偷问你一下啊,你是不是看到王大眼就会觉得不舒服啊,毕竟他眼睛不对称嘛,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总想给他弄成一样大的哈哈哈哈哈哈……”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强迫症。”

“好了好了,没有没有,行了吧?我问的问题你至少回答一下嘛别跟其他人一样无视我啊,我很少和你说过这么多话的,就算是为了队员爱,也不要装作听不见……喂,搞什么啊,你在发呆?”黄少天在他面前坐着晃来晃去,摇头晃脑喋喋不休,猛一抬头,发现张新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好像根本没在听。

他有点不爽,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包子狠狠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还在含糊不清地嘟哝着。

张新杰看他一眼,起身时留下一句“不会”,和喻文州点点头,就离开了。

黄少天愣了下,转头不确定地问喻文州:“他刚刚……是在回答我?”

喻文州把粥碗推向他。

“快吃吧,粥要凉了。”

黄少天觉得这几天大家好像都不太正常,然而给喻文州一打岔,那点想琢磨琢磨的心思就烟消云散了。

但他也有心事,关于张新杰的。

张新杰也有,关于黄少天。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