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芥末荔枝饼

【安雷】姻缘先生(无脑小甜饼)

我觉得有点ooc了,如果打扰了实在抱歉。个人偏向安雷。
里面的这纸星星是看了 @不正 的文想出来的,她的安雷糖好甜~打call~




天还挺冷,不过阳光倒是不错,情侣们不畏严寒,挽着手纷纷上街晃荡。

那个整天悠悠闲闲的算命先生此时带着个墨镜,摆了个小摊儿坐在阴影处不耐烦地晃着毛笔。

他叫雷狮,一个奇怪的名字,挺霸气的。

奇怪的名字配上神秘的职业,正合适。

他用笔杆卷住头巾垂下来的带子,绕住,又松开,再卷住,没完没了的。

他侧着头,脑袋上狂乱不羁的短发倒很有特色,真有点符合他同样霸气的名字了。

他的紫色眼瞳此时正透过镜片观察着街上的男男女女。不似旧时那种架在鼻梁上连眼睛都遮不住的黑眼镜,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只露着一个白皙的下颚,还有不耐烦时紧抿着的淡色的唇。

不难看出是个美人。

有人路过,看他一眼,呵,这年头连个算命瞎子都这么酷,莫不是什么行为艺术?再看一眼这人的招牌:
不信也得信。

旁边还放了把大锤子,看着就不似良家百姓。

路人摇摇头就走了,就这样儿的性子,就算把自己吹成个赛半仙,有谁信呢!

还真有闲的无聊的一男一女上来凑热闹,来测姻缘的。
雷狮也不起身,连问都不问,懒懒散散地看他们了那么一眼,嗤笑一声:

“虚情假意,早晚得分。”

“你!”那女孩子面上挂不住了,甩开男朋友的手怒气冲冲地走了。

“怎么说话呢你……”那男子看到雷狮拎起武器很有跃跃欲试的样子,要冲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迟早得饿死。”男子嘀咕一句,见雷狮虚晃一招,吓得转身就跑。

跑到一半,被提溜回来了。

“给钱。”雷狮把武器往肩上一扛。

“靠!你还要钱!强买强卖啊!”
雷狮把招牌翻过来,上面写着:
250.40
旁边看戏的都无语了,还有这种操作?!

雷狮向来以恶人自居,实则不算太坏,一举一动也与平常打流混世的人不同,没人知道他身份。

能有那般的武器和实力,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不一般。

雷狮回到他的摊子边上换了个方向继续歪着继续折腾他那条头巾。

这期间又有不少大胆的姑娘看他长的好看,无一不是借测姻缘来搭讪的。

雷狮都把她们给气走了,当然,还算良心的没有收钱。
冷不丁的他看见一人,心里有了个念头。

“喂,那个家伙,对就是你,过来。”雷狮看着那个棕发绿瞳的人朝他靠近,轻轻勾起一抹笑。

“请问您找在下有什么事吗。”安迷修,穿着一身警服,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他,离得远了还看不太清,等到走过去,看到对方那熟悉的标志,猜到了什么,苦恼地扶了扶额。

“又是你,无证经营也就算了,还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威胁市民安全。看来今天不把你带回警|局是不行了。”本来今天他休息,不归他管,但是看到这情况想都能猜到一定是这个恶党又做了些什么,这个人可是让前辈们都很头疼的人,犯了不少事却偏偏苦于没有证据。

“证据不足又怎么能定我的罪呢,警官先生想屈打成招钓鱼执法也不是这样来的吧。”雷狮一把扯下墨镜,暗紫色的眼睛带着点孩子般的淘气,不屑地笑着看向安迷修。

“这里……有的是人证。”

“人证?”雷狮看了一眼众人,见识过他暴力的一面的吃瓜群众纷纷低下了头。

反正每次这个警官说要把他带回去没过几天这小祖宗又跟没事人一样回来了,还是不去参和进去比较好。

“总有办法将你绳之以法。正义,从不缺席,我总有一天,一定会制裁你。”年轻的警官说着,坚定地看向雷狮。

“哎呀,真是无趣,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去一趟好了,听说你们那里也是有不少高手,正好也去见识一番。”雷狮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反常地提议着。
“诶?”安迷修倒是愣了下,觉得其中有诈。

“不走吗?机会只有这一次呢。”雷狮看向他的冷热流双剑,意图很明显。

机会只有这一次,猜不透雷狮心思的安迷修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只好见机行事,带着他往办事处赶去。

当然,为了万无一失,他给雷狮带上了手铐,并把人牢牢禁锢在怀里,安迷修无法解释,明明有更好的办法,他却偏偏选择把人抱在怀里带走,也许是有一点私心,而雷狮的顺从助长了他。

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物传递过来,可以感受到雷狮呼吸的起伏。

“要不要测测姻缘啊,警官先生。”这个自称姻缘先生的少年在年轻的警官耳边呢喃。

“很准的。”

安迷修没有理他。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叫安迷修?”

“让我来看看你的姻缘吧……哦?这倒是真有意思呢。”

“怎么有意思了。”安迷修随便答了一句。

“你的命定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

“无法摆脱掉呢。”

“江湖骗子。”安迷修忍不住回一句。

“信不信,三年后你依旧要和我在一起?”

“不过现在,我们要短暂分别了。”

什么?
雷狮不知何时解开了手铐,一下子就与安迷修面对面站着了,他的脸凑近他,好像要吻他。

“回去把手铐好好改良改良吧,这么破旧的手铐还想铐住我?另外……测姻缘的费用,就等下一次见面时讨回吧。”

安迷修对上他的眼,有如紫色星辰一般璀璨的眼,微风吹拂他们,发丝交缠在一起,竟显得温柔。

安迷修一时间忘了动作,他翠绿色的眼睛里也清晰地倒印出对方的影子,好像再也抹不掉了。

“再见,安迷修警官,认识你很高兴。”雷狮用愉快的语气说着,从半空跳下,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安迷修说不上什么心情,之后的日子里他总是能想起那个人,有他犯的错,也有他的笑,还有他最后一眼时最美的眼睛。

他之后那三年,安迷修一直单身,不知为何。

你赢了,安迷修想。

雷狮闯入他的生活,对他大放厥词,却没想过一语成谶。

也许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被吸引,但是理智将它强行压下,却未忍心将它除去,以致生根发芽,再也无法拔除。

现在,非他不可了。

安迷修成为办事处最有能力的人了,他再不断成长,可一点也没忘了他,案件在一点点被澄清,人不是他杀的,嫌犯的身份也解除了。

每天晚上,他都偷偷折一个紫色或黄色的星星,郑重地放在许愿瓶里,可他没有许愿,也许潜意识里有什么,他不敢想。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再折到第1099个星星的那天,办事处来了一个年轻的新警官,帽沿压地很低,只有紫黑色的头发桀骜不驯地朝外翘着。

他一来,径直朝安迷修走去。

“安迷修警官,好久不见了。我是来要回我那笔费用的。不知……我这姻缘先生,是否名副其实啊。”

雷狮抬起头,露出和三年前如出一辙的笑容,带点邪气,安迷修觉得可爱,他好像已经忘了对方还是在逃人员来着。

“在下没有带现金。”

“想赖账?”

“不,下班以后,可以和在下一同回家去拿。”

“不用,我在你家可是发现了更好的东西,足以抵得上费用了。”

雷狮拿出的正是安迷修藏在柜子里的许愿瓶,里面已经装满了。

“什么……这个不行。”

“上面写了我的名字,难道不是要给我吗?”

每一颗星星上,都写了雷狮的名字。

“这只是……”

“只是什么?”

“求婚的礼物。”

“哈,你要和我结婚吗。”

“是的,姻缘先生,你说的很对,我必须要和雷狮在一起的。”

“那好,走吧,你今天请个假。”

“去哪儿?”

“结婚。”

纸星星散落一地,姻缘的红线自它们中间穿过,纠缠住两人,再也无法分开。

评论(5)

热度(29)